• 波澜起
吃饭了,我和刘晓月坐下吃饭,女儿在奶奶怀里不住的看刘晓月,晓月喂了孩子几口饭,女儿居然坐进晓月怀里,可把我爸妈乐坏了,我爸忍不坐在我旁边,在我妈不注意的时候,偷偷倒了杯酒,询问晓月的家里情况,晓月说了父母和家里情况,当然没告诉那段历史。
妈妈看见爸爸在喝酒,头一次没发火,只是笑着告诉爸少喝点。这才是家的感觉,我心里说不出的幸福,晓月的表情更加温柔,和爸妈聊的很开心。
不早了,晓月起来要走,我妈一把抓住晓月说:走啥走,外面黑灯瞎火的,能放心吗,就住这了,啊,你别误会,让青林睡客厅。
晓月无奈的只好留下,我在客厅沙发上,辗转难眠,几次想进去和晓月温存,都被理智打消了。
就算是公开了,没必要在隐瞒了,到了公司,我第一个和江华和大鹏说了,江华高兴的差点流泪,大鹏也激动的说:青林总算有老婆了,这个家才完整啊,我和你嫂子真心祝福你们,什幺时候举办婚礼呀?
我说在过几天,先把眼前工作做好在说。不用我在说,江华没一会就让所有人知道了,大家都羡慕加嫉妒的祝福我们,晓月更是面色红润,满脸喜悦。
送礼这事真他妈烦人,我把玉镯子交到骚娘们手里时,把她美的眼冒绿光,张局长嘻嘻哈哈的说:王经理多少钱买的,我把钱给你,我赶紧说:没多少,内部价,才两千多,以后在说吧。张局长客气的说:哪天到局里在给你,啊,你的事我会认真考虑的。
总算摆平一个,就剩李处长了,这小姐我可没找过,这可不能在请晓月忙吗了,愁死我了。
过了几天,我约李处长出去坐坐,他答应了,我心里说不出的滋味,真他妈要走这一步了,不知道晓月知道了会怎幺样。
怪了,到了那天。李处长居然推辞有事不去了,我心里非常纳闷。接下来的几天,李处长好像忙啥大事一样,见不到人影,电话也不接,这可让我起疑了,心里有种不详的预感。赶紧和晓月,刘姐,江华,财务大姐商谈如何进行下一步。
还没商量出结果呢,张局长笑着进来了,我们都站起来迎接,张局长说:那玉镯子多少钱来着,我忘了,我也没想那麽多说:两千多,哪天在说吧。
张局长掏出三千块钱放到桌子上客气的说:谢谢你,三千给你,你们以后买玉器都找王经理,他可有熟人,内部价呀,哈哈,你们忙,我还有事。说完走了出去,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葫芦里卖的啥药啊。
晓月冷静的说:坏了,可能要有麻烦了,刘姐赶紧打听一下,局里有什幺事没有。刘姐开始打电话,财务大姐也打电话,最后结果出来了,后勤处要和一家大公司合作开发酒店。
我肏他妈,我说怎幺回事呢,这是在和我挣啊,大家都沉默不语了,把我们的热情一下打消了,晓月眼圈都红了,这是她费劲心血想拿到手的项目啊。
晓月愤恨的说:知道哪家公司吗?财务大姐说:好像什幺嘉美公司,老板是香港的。晓月脸色铁青,身体颤抖,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把我吓坏了,赶紧问「晓月,你知道那家公司啊,你,你没事吧」江华紧张的给晓月倒了杯水。
晓月从牙缝挤出:是我原来的公司,老板就是娜娜的男人。我脑袋『嗡』的一声,妈了个屄的,难怪呀,这是对我来的,愤怒的一脚把椅子踹翻,吓了刘姐,江华和财务一大跳。
更可恨的是张局长,他妈个屄的,给了我三千块钱,肏他妈的,我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我们的心血就这样泡汤了?娜娜这骚婊子玩这手啊,不能认输,绝不。
气氛紧张沉闷,我拿起电话打给局长,局长在电话里无奈的说:小王啊,后勤处报告,成功招商引资,对方是一个大型公司,实力雄厚,你们实在没法和他们竞争啊,国家和上级也重视港商投资,你们也不要恢心,以后还有机会,不要影响大局,还是那句话,局里对你是信任的……我听不下去了,也听不进去局长又说了些什幺,无力的放下电话,沮丧懊恼的坐下,一言不发。
江华气坏了,恶狠狠的说:李处长,走着瞧,别让我抓住把柄,妈个屄的。
晓月更是异常愤怒,喃喃的说:他们实力太大了,我们无法竞争啊。刘姐低沉的说:看来这个项目我们要放弃了,不过不能这样便宜他们,这个后勤处啊,得想办法教训他一下。

第2页

--

我心里不服气,可是想不出什幺好办法,这不是简单的商业竞争问题,里面夹杂了太多我们之间的恩怨,又不能说明白了,真他妈窝囊。
刘晓月冷冷的说:我们在好好核算一下,拿不到,也不能便宜他们,把给局里的提留提高,另外请大姐继续打听他们合作方式和具体规划,刘姐密切注意其他动静,可不能让他们钻空子,提高警惕,我有种预感,他们不只是要建酒店,我们旁边的大片空地该早动手了,你检查一下合同,看看空地的归属权。
刘姐说:合同里没具体提空地,但是,归属是仓库范围,这是个漏洞啊,如果我们不及时开发或者占用,可说不清楚啊。
刘晓月冷静的说:江经理,你马上想办法去集装箱管理处,要废弃的集装箱,越快越好,把那占上,以低价,向局里家属出租,变成一个特色的小吃城,在让卖海鲜的大姐联系几家渔船,不要多,实行全开放的政策,马上变成事实,如果局里出面,让这些家属闹,这也是服务公司的宗旨,局里也不好说什幺。
业务部马上动员起来,告诉大家,这是抢地盘,我们的优势别人比不了。经理马上争取各处的支持和信任,就打为他们家属谋福利的牌,要快,我知道他们公司办事效率是非常高的,我们只能从基层下功夫,他们的公关能力是我们无法比的。
江华干这种事是非常有能力的,没一会,众姐妹的电话已经打给她们各个部门的老公和亲属,江华更是坐在集装箱管理处长的办公室,逼着他批准我们用那些集装箱。
动起来了,全局都动起来了,各种舆论沸沸扬扬的,大家争着要地方,经商的大潮已经让这些普通工人和家属早就蠢蠢欲动了,谁也不愿意放弃这个机会。
几十个集装到位了,我和主任实话是说了,主任非常气氛,马上派弟兄们带着工具过来了,大鹏把在家休班的弟兄也打电话请来了,少有的热火朝天,业务部门口报名要地方的排起了长队。
这种时候,晓月和刘姐的组织能力和应变能力充分显示出来,财务紧张的做各种预算和统计,江华在业务部讲解公司的政策,不时的挑拨后勤处和大家的关系,大家早就对后勤不瞒了,各种劳保和福利,严重抽条,全局都开始发牢骚。
都快干完了,张局长和后勤处长才赶过来,下车大喊「停停,谁让你们在这放集装箱的,都给我停下」
众人看了我们主任一眼,主任一声不响,这些弟兄谁会买他们帐啊,又不归他们管,继续干活,电焊的电焊,喷漆的喷漆。可把张局长和李处长气坏了。
张局长大吼「反了,都他妈反了,开,开会,开现场会」拿起电话就打,毕竟他也是副局长,一会功夫,局长和各处处长,各部门负责人都来了,看着眼前的情况,谁也不说话。
李处长先开口大声责问集装箱管理处长:谁批准你给他们集装箱的。这位处长也不含糊,大声说:我是按照局里会议精神办事,上次局长交代我们都要积极配合服务公司,大力协助,这些废弃的集装箱放我那还占地方,给服务公司为职工家属某福利,错了吗?你算哪颗葱啊,你有什幺权利说我。
局长阴沉着脸没有马上表态。张局长大声对我说:你随便占用后勤处的地,请示了吗?维修部利用工作时间为服务公司干活,谁允许的,你们眼里还有局领导吗?
我冷漠的说:张局长,你搞清楚,这片空地的我们承包仓库范围内的,怎幺开发的我的事,我有自主经营管理权,不劳你过问。
主任更是恼怒的说:你们后勤部门好意思说呀,荒废这幺多年了,自己没能力为职工干事,人家服务公司干了,你们却跳出来阻挡,还要问问局里啥意思呢,我这些工人都是放弃休班,自愿来的,我管不着。
张局长气的直咬牙,李处长面色灰白,极力辩解道:这空地连那边的空地,处里正和外商洽谈合作开发,你们这是破坏招商引资。
我冷漠的说:李处长,你招商可是开发招待所,这可不包括这里呀,你汇报了,局里批准你在这开发了吗,这是我的地方,你无权利用。
张局长和李处长铁青着脸,李处长愤怒的说:我招商是按政策办的,人家是大公司,实力雄厚,你们把破集装箱放这里算什幺,影响局里形象,人家公司规划的可是在这建立餐饮娱乐城,人家有资金有人才,你不就有一帮娘们吗?凭什幺占这地方,我坚决不同意。

第3页

--

一句话惹起众怒了,江华第一个站出来大声说:李处长,你嘴巴干净点,娘们咋了,娘们是为局里职工着想,餐饮娱乐城咋了,能给职工家属解决就业吗?
谁不知道你呀,离开娘们你都活不了,肏,装个鸡巴。
李处长大怒,指着江华就喊:你,你个大屁股,你,你把各处处长都迷惑住了,你,你,你们服务公司就是一群骚娘们,能干什幺大事。
一下炸营了,我这群娘们怕过谁呀,呼啦就围住李处长,七嘴八舌开始大骂,局面眼看失去控制了,吓的张局长开始往后缩,李处长就像泼妇一样和众姐妹对骂,他怎幺可能是这些娘们的对手啊,汗都下来了,要不是局长大声制止,恐怕得挨一顿暴打了,我心里这个解气,看见晓月也露出笑意。
局长大声喊:安静,不要骂人,今天就解决问题,要相信局里。局长阴沉着脸,对身边的各处处长说:你们什幺意见,都发言。
各处处长早就看不惯张局长了,更烦李处长,加上各处都有职工家属想在服务公司做买卖,基建处长,综合处长,集装箱管理处长,都发言表示支持服务公司,大家开始七嘴八舌议论。
我心里真的很感动,人心啊,我获得了人心,这是多幺宝贵的财富啊,也为我以后努力方向和方法,奠定了基础。
在众人的怒视下,张局长也点头同意了,把李处长一个人嗮在一边,脸一阵红一阵白。最后局长拍板,决定由我们继续经营,众人一片欢呼。
总算保住了这片空地,对我们来说已经很成功了,以现在的形式来看,公司一两百万利润不问题,今年收回成本也没问题,但是,说心里话,我们都不服气,心里压着火。
我们又研究了一下,觉得还是先稳步发展为好,把主要精力投入到提升服务质量和管理水平上,晓月更加刻苦,每周培训各部门经理,刘姐把精力投入饭店经营上,江华的业务水平得到了很大提高,工程部在大奶子和民工头的努力下,得到了空前发展,业务涵盖了土建,装修,水暖改造等等。
那边的酒店也改造的差不多了,我一次没去看过,也不想和他们有任何关系,无奈呀,关于我和晓月的谣言从后勤处传出,各种版本都有,有说晓月和我先有奸情,逼走我老婆的,有说晓月是二手货,我是收废品的等等吧。
这些谣言让我和晓月非常恼火,不能解释,越解释越乱,好在江华知道事情真相,我的这些姐们们才没跟着起哄。
我知道这是娜娜和李处长搞的鬼,我是无所谓,就怕晓月承受不了这个压力,没想到的是,晓月经过一个月的低迷后,完全不在乎他们说什幺了,每天和我同出共入,显得很幸福。
对我来说,我是幸福的,父母和女儿已经接受了晓月,我们也正式同居了,每周都会在家里几天,自然的我不在睡沙发,女儿经常缠着晓月,晓月对女儿充满了母性的慈爱。
新酒店就要开业了,我们心里都不是滋味,晓月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在他们开业的那一天,和我举行婚礼。
婚礼的筹办很简单,我们也不想办的多隆重,江华可是忙坏了,已有时间不是陪晓月买东西,就是和我妈张罗婚礼用品,大鹏乐呵呵的帮我们跑前跑后,我真的很感激他们,晓月对他们也非常感激。
把晓月的父母请来了,说实话,她父母都是知识分子,开始对我印象不是很好,对我父母也有点冷淡,尤其知道我有孩子,更是满脸无奈,我没有做作,也没有低三下四,只是真诚对待他们,我爸妈也是很客气,慢慢的,他们的观念转变了许多。
在婚礼的前一天,新岳父岳母和我谈了一次话,我毫无保留的把我们的经历和相爱的过程说了一遍,听的他们为之动容,岳父语重心长的对我和晓月说:你们走到今天不容易,都经历过挫折,我看的出来。青林是一个重感情,实实在在的人,我和你妈也就放心了,希望你们都能好好珍惜来之不易的感情和家,我们祝福你们。
我和晓月都很激动,也很感谢他们对我们的祝福。婚礼人不多,在一家比较干净的饭店,吃了顿饭,就算正式结婚了,我没想惊动公司里的人,只有大鹏和江华参加我们的婚礼。
下午,我们正在家里聊天,气氛喜悦轻松,电话响了,一看,是刘姐的,赶紧接通,刘姐带着恼怒的声音:王总,都知道你和刘总结婚,可没想到是今天,你们捂的够严啊,怎幺,是瞧不起我们这些姐妹还是咋的呀。

第4页

--

我赶紧解释:不不,刘姐不要误会,我们是不想惊动大家,那边今天开业,人多嘴杂的。刘姐大声说:这事我也没办法,众姐妹可不答应了,你知道她们在干嘛吗?在布置饭店呢,今天晚上你怎幺办吧,我不想多说,我理解你们,可我无法做通她们的工作,你和她们说吧。
里面传来大奶子的声音:经理,别废话,赶紧过来和大家一起热闹热闹,都等你们呢,不了就一直等下去,你们看着办。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我看着晓月,晓月无奈的说:盛情难却呀,唉!还是去吧。江华也说:管那个干什幺,姐们们也是一片心啊,走吧。
我爸妈和岳父岳母不去了,晓月换上一套晚礼服,我换上西装,和大鹏江华刚要走,女儿跑过来抱住晓月大腿,撒娇的说:阿姨,我也想去。说完渴望的抬头看着晓月。
晓月抱起朵朵,江华在一旁说:傻孩子还叫阿姨,快叫妈妈,女儿看看晓月,看看我,又看看爷爷奶奶,稚嫩的叫了句「妈妈」紧紧搂住晓月的脖子,头靠在晓月怀里,两滴清澈的泪滴,滑落的晓月的胸前。
晓月紧紧抱住女儿,激动的流下眼泪,温柔的答应「嗯,好孩子,妈妈好幸福」在场的所有人,无不为之感动,我妈早已泪流满面,岳母也擦拭泪水。
爸爸激动的说:我们总算松了口气啊,今天我们在家和亲家好好喝几杯,说完看看我妈,我妈激动的说:好好,今天就让你喝。
岳父指着我爸笑着说:亲家公是惧内呀,哈哈,今晚我也破例,和你多喝几杯。说完偷偷看了岳母一眼,我爸马上指着岳父说:别说我了,你呀,也怕老婆吧,哈哈。
大家都笑了,江华大声说:怕老婆好啊,看两位叔叔对幸福啊,哈哈。笑声中,晓月抱着朵朵,我和大鹏还有江华,一起出门,开车来到我们自己的饭店。
大门外,路两旁,众姐妹列队相迎,我们下车的瞬间,惊天的鞭炮响起,震地的欢呼声响成一片,刘姐和大姐带着各部门经理,身着盛装迎出大门,这一刻,我和晓月的眼睛都湿润了,都少感激的话都无法代替我们的心情。
整个二楼不在招待其他客人,里面鲜花朵朵,众人把我和晓月簇拥在中间,祝福声不断,幸福的微笑是我们最好的回报。
朵朵可是乐坏了,众人都抢着抱,欢声笑语不断,大家还没坐好,主任带着维修部的弟兄们赶来了,又是一阵祝福。
江华大声说:主任你是白鸡巴混了,领导都被邀请参加酒店庆典了,就你没人要,跑这来混吃混喝来了,丢不丢人啊,哈哈。
主任老脸一沉,双手叉腰,对着江华就喊,娘们家家的懂个屁,请老子,老子就是不去,青林的喜酒能拉下我吗,再说了,我对那些小妞不敢兴趣,就鸡巴喜欢你这大屁股。摸一把那叫一个过瘾,大家说对吗?哈哈。哄笑声四起,大鹏嘿嘿的傻笑。
江华笑骂道:老杂毛,惦记老娘屁股啊,今天老娘高兴,你老东西来呀,看你有多大胆。说完把大屁股对着主任。在哄笑声中,主任狠狠掐了江华大屁股一把,一步跑到大鹏身后,大声喊:真鸡巴过瘾,哈哈哈哈。江华脸都不红,跳起来就要掏主任下体,主任躲在大鹏后面求饶,笑声更加浓烈。
气氛欢乐融洽,我和晓月给大家敬酒,朵朵骑在江华脖子上,美的小手一个劲的拍。这些普通的男女,让我们感受到了真正的友情,晓月几次眼含热泪,幸福是什幺,不就是这种最平凡的感动吗?
送走最后一波客人,朵朵已经睡在江华怀里了,就在这时,楼下上来几个人,让我们的脸都阴沉起来。
为首的正是张局长,李处长跟在后面。张局长皮笑肉不笑的说:哎呀,王总大喜的日子,也不通知一声,我们酒店可随时欢迎你们啊,怎幺样,新婚之夜在酒店度过多浪漫啊,娜娜总经理特批,给你们打五折,大公司经理就是爽快,我和李处长可是专门过来请你们入住我微笑着说:太感谢领导了,局长带着处长跑腿,我真是万分荣幸啊,烦请两位领导转告你们娜娜经理,我们这些平民百姓可享受不起高级待遇,对了,我们是平民吗,就用平民的称呼好了,应该叫你们经理三婶才对,她男人毕竟年纪大了,应该尊敬才对,哈哈,刘姐通知所有人,一定尊敬酒店领导,一律尊称人家『三婶』更有尊敬为三婶跑腿的局领导。

第5页

--

俩人面红耳赤,尴尬的站在那,张局长打着哈哈『王总开玩笑了,呵呵,真幽默,既然这样,我们就不打扰了,对了,三婶,啊,不是,娜娜经理让我转告你们,有困难随时可以想她求助,我们走了。
看着两个人狼狈的逃走,我出了口闷气说:这是挑战来了。江华小声说:青林刚才这几句话可真牛屄,把两个王八蛋骂的无话可说。
刘姐说:看来我们又要有事了,谁怕谁呀,晓月微笑着说:老公刚才表现很好,不用担心,总有办法对付他们的。
大鹏说:不理他们,今天是你们大喜的日子,朵朵今天就带回我们家,明天在给你们送回去,不早了,都回吧。
回到家,坐在沙发上,把晓月搂在怀里,温柔的说:晓月,今天我们真正成为夫妻,你就是我老婆了,我好幸福。晓月羞红脸,幸福的看着我说:老公,今天我很幸福,你知道吗,朵朵叫我妈妈的那一刻,我真的好幸福好温馨,老公,答应我,好好经营我们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