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亮触目惊心
Phoebe这幺一出现,已经够烦了,但是最麻烦的事情终于都要来了。
惠云回来我很开心,不过她偏偏选择在这种时候回来,对我来说,就祗有陷入更
加黑暗的万丈深渊之中。我还以为惠云知道了家里来到了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
肯定会因此而生气。不过最意外的还在后头,她居然没有生气,反而带着礼貌的
口吻对Phoebe打招呼,从语气来说没有丝毫的不满,这倒让我舒了一口气。
「老公,你还没有跟我介绍这位小姐是谁呢?」
「啊……她……她是……」
「我叫Phoebe……是苏天亮的大学同学,今天刚刚从外国回来。本来
正打算正要去酒店的,刚巧碰到他到下面买东西,于是就走了上来叙旧. 希望你
别介意啊?」说实话,我还是第一次看Phoebe的这种态度。以前的她都是
很强势的,不管甚幺都一定要争回来。我恐怕有甚幺不妥,本想插口,不料惠云
已经抢先一步对答了。
「没关系. 不过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省下酒店的钱的,因为附近的酒店
是假期的关系都比较贵……」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麻烦你了。」Phoebe的语气依然感到十
分温柔,这种跟她的性格大相径庭的态度对我来说有一点毛骨悚然。如果她平时
都是这种态度的话,想必我一定会迷上她的。
他们的答案都让我感到背脊有一股寒气。住在一起的话,那就有可能都穿帮
了。加上俩人的态度从刚才开始就好得不得了,这就是所谓暴风雨的前夕总是平
静的嚒。
我看着俩人的眼神都很认真,即使我现在要阻止都找不到任何理由。我唯一
可以做的,就祗能祈求上天,希望Phoebe不要把我们之间的事情曝光就好。
随后,Phoebe提议到一家餐厅里面吃饭,还真有女主人的性格。
我粗略整理了一下衣装,就和她们一起去了。吃饭的时候,惠云就坐在我的
左边,而Phoebe则坐在我的对面。然而,她们俩人好像一见如故一样,聊
了很多女性的话题,不知道何时也说到启行和Stephen身上。因此与她们
俩人都有联系的我,反而就显得不能介入她们女人之间的对话。不过我并没有太
在意这些,我祗是在一直盘算着应该如何应对突发的事情。
心还在想着,就突然感到我的脚被甚幺碰到了,而且不仅仅是碰,更是被别
人故意地一直抚摸。我趁惠云不注意的时候,就故意弄丢汤匙,打算到桌底下看
看。原来Phoebe居然用她的脚尖一直在抚顺我的脚部,甚至还越伸越近,
就差不多要到裤裆那里了。她可以一边对我进行挑逗,一边跟惠云聊得开开心心
的,大胆的行为真的是令人觉得匪夷所思和膛目结舌。幸好桌子外面被围栏围住,
旁边的客人和服务员才看不见,不过我所担心的并非他们,而是惠云。不过她的
注意力依旧集中在和Phoebe的对话上。
我和她们两个女人在吃饭过后,惠云提议一起去走商店走走。她们依旧聊天
很开心,途中还发现不少男人停留在原地,不管是东方魅力还是异国风情,总而
言之就是观赏着眼前这两位不多见的美女。
时间过得特别的快,一眨眼就是晚上了,我和俩人都走到累了,她们提议到
附近的酒店里坐坐,顺便可以吃上晚饭。我这个时候心里慌,齐人之福不是人人
都可以拥有的,而我就更不用说了。我一直在想应该如何开口分开他们俩人,但
就是一直想不出来。意识之中是记得走进了酒店、贵宾房里面,看着她们二人一
直在聊天,我就已经觉得心烦意乱了。不知不觉叫了一支酒来喝。喝的当然是我。
大口大口的酒被灌入口中,很快意识就开始模糊了……
随后的事情,已经变得几乎一无所知,自己貌似是说了些话吧,不过就不知
道当时自己到底说了些甚幺话。祗知道过了一段时间,在贵宾房里面好像听出了
吵杂声,是两个女人的声音和两声关门声。当我再次醒来,已经是差不多11点
了。惠云和Phoebe也不知道甚幺时候不在了,不知道是不是去了厕所。我
扶起身子,迷迷糊糊看到了桌面一团糟,所有的东西都好像乱了,而且我还发现

第2页

--

身上有一枚戒指和一双月型耳环,那是惠云的结婚戒指和Phoebe的耳环,
这两样东西怎幺都在我这里的。看来一定是我酒醉之后出了一些甚幺乱子了。我
……
惠云的电话响了很久,但是她依然没有接过来,我不知道她到底去了哪里.
结帐之后,就匆匆离开酒店。尽管是头痛剧烈,不过我已经没有办法顾得上这幺
多了。祗好包了一辆出租车,去了她都有可能去的地方。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但是我到现在为止都没有找到她的踪影。我无奈之下,
祗好返回家中,希望这是最后一丝的希望之光。可惜的是,希望之神并没有眷顾
我这个男人,我从外面的停车场就已经可以看得到那个属于我们的房子,房间里
面漆黑一片。没有任何灯光。就算我回去之后,打开这个家门,还是没有察觉到
有人回来的痕迹. 留下给我的,就祗有一起出去之前的模样。
事情发生得过于突然了。我都始料不及。本来妻子和以前的恋人在一起逛街
就已经令旁人膛目结舌了,还在逛街后一起吃饭,这怎幺想都觉得很天方夜谭.
我无力地躺在沙发上,酒精已经不能再容许我有所行动了。我望着天花板,看着
我、惠云和启行一家的照片,眼前逐渐变得朦胧一片,眼皮没有办法再有力量提
起,就这样失去了所有的意识……
时间过去了两天,我这两天都没有去上班,到处都去找惠云,祗是说家里有
急事需要处理。教育局也很通情达理,意外地给我几天的时间去处理。她的手机
始终没有打开,岳母那里又没有她的消息,当然,我到岳母那里并没有说到和惠
云之间的事情。惠云最疼爱的启行在我父母那里,我自然也找过,也是找不到。
之后拜託了子健,那小子是我的好友,肯定可以帮上甚幺,不过我并没有跟
他说是Phoebe的关系,我祗说了是和惠云吵了一架,她出走了。
虽然没找一处地方不见她,就会多一份失望,不过我还是没有放弃,一直在
找,自己找不上,就叫上子键帮忙找。然而正当我疲于奔命的时候,我发现有一
个人我完全忘记找过——潘嘉乐。我于是便打给他,祗是在按键的时候手指不停
地抖动,恐怕惠云真的在他那里似的。
「喂喂,是天亮嚒?」电话对面发出了潘嘉乐的声音,我一时语塞,不知道
应该怎幺去问他。
「……呃,是的……你最近没有见过惠云啊?」
「……没有啊。她最近没有找过我,你们之间是不是发生了些甚幺问题了嚒?」
「哦,不,不是的,她祗是说和朋友去玩了,我以为是你……」
「……真的没有,我最近也是很忙,就算想去也不行。」
「既然这样,那就不打扰你了。拜拜!」我挂上了电话。然而,就在挂上之
际,我居然听到了在对面女人生的咳嗽声,那声音我再熟悉不过. 以前我们每天
都会在电话里面通讯,她又一次发病,咳嗽得很厉害,我听见就肯定心疼得要死,
所以我是绝对不会听错的。似乎是惠云故意不让我找到的样子,断绝了我能够找
到她的所有途径。可惜,她百密一疏,原来她就在潘嘉乐家里.
我的心里一直告诉着自己,她祗是一时气愤而已。等她心情平复了,自然就
会回来。我本来就应该走上去找潘嘉乐的,不过我没有他的地址,我祗好令找办
法了。于是我拜託子健介绍了我去找了一个十分出名的私家侦探,请他查一查惠
云到底是不是真的在潘嘉乐房间.
******
我穿过繁华的街道,走进了一条小巷,很不容易才找到了那所侦探社。我见
了他之后,寒暄了几句,就开始进入正题. 这个侦探经他自己本人说了,最擅长
的就是找第三者。祗要我们这些客户想要照片的有照片,想要视频的有视频. 不
过价钱方面的确不错. 我先支付了300块,然后给了他惠云和潘嘉乐的照片、
上班地址。接着就回家等他的好消息。
不过我也不是真的乾等。我还是有打电话给惠云和找了一些电话簿打给她的
同事。可惜不是说没见过就是说不知道。我打开电脑,打开了惠云那个外国的博
客,查看一下她最近到底有没有更新,可惜我这样还是有点多余,因为她这样的

第3页

--

心情根本就不可能会更新。不过再等了三天之后,那个侦探居然打电话给我了。
令我惊讶他们的效率果然神速。
「喂喂,是苏先生嚒,我是XX侦探社的。」
「哦,是你啊,赵先生,是不是查出甚幺了?」
「是的,麻烦你来一下YY酒店一趟。」
……
到了YY酒店,我迫不及待地请赵先生告诉我结果。
「苏先生,希望你先看看这些照片。」赵先生把十几张照片交给我,我发现
这些照片照的就是惠云,她旁边还有另一个人。,那个人就是潘嘉乐。虽然这样
的结果令我感觉小意外,但是想不到惠云居然把手翘在潘嘉乐的臂弯内大摇大摆
地在街上走。而且有几张还在一些比较隐秘的地方,两人正在接吻。这些照片看
得我火冒三丈,恨不得把潘嘉乐那个小子给杀了。不过我还是忍住情绪,继续听
赵先生说话。
「苏先生,你确认照片中这个女人就是你太太嚒?」我点了点头. 他继续说
道。
「那幺就对了。我还追查到他们打算到怀集旅行。这一张纸是他们出发的时
间和地点,还有他们所住的酒店。」赵先生递给我把一张纸递给我。上面的确写
住了行程时间和酒店的地址。既然他能够追查到惠云和潘嘉乐的照片,那幺行程
和时间都应该没有错了。我给了赵先生700块,接着就盘算我的追回惠云的计
划。我知道如果这样缪缪然找她的话,以她的性格肯定不行,所以我必须得像一
个完全的法子。暂时先跟着他们吧。
怀集的这所酒店并不难找,虽然说是旺季,不过这个酒店地处比较偏僻,没
有很多房间被订下来。我按照赵先生给我的时间,他们现在已经刚好抵达酒店了。
这里的酒店就好像那种度假的洋房一样,分开了几栋,惠云和潘嘉乐的那一
栋是E,而我因为无法登记入住E祗好改了F,但这样反而更有利于我。他们所
住的房间是尾房,我住的又是尾房,基本上我们这两个房间,别人是无法看得到
的。
我们都彼此是尾房,可以说是正面对着,而我进入室内,本来窗帘就已经拉
上了,并且我就把所有的灯光都调到最微弱,加上现在还是天亮,他们一定以为
对面没有人了。
现在的时间还早着,外面的阳光算是比较猛烈,他们想必会到处游玩,而怀
集最出名的应该是苗族聚居的地方。我透过窗帘之间的空隙,窥看着对面的情况。
一般人进入酒店房间,如果是早上、中午时分,第一件事情都肯定是把窗帘和窗
户打开,他们也不例外。这个酒店用的落地窗,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他们的一举一
动,而因为旁边需要修葺,所以搭建了木棚。潘嘉乐打开窗之后,他伸了一个懒
腰,而惠云真的和他在一起。我心中的怒火马上上涌,很用力地大在窗户上,不
过剧烈的疼痛并没有令我从专注中抽离过来。
惠云看上去好像有点不太开心地坐在其中一张床上,她好像都没有带行李来,
因为我由始至终都祗看到一个可拉的行李箱。潘嘉乐走过去坐在了惠云的旁边,
并且遮挡了我看着惠云的视线,他也把头转过去看着惠云,貌似跟她在说话了,
由于祗能够看到他的侧面,加上距离遥远,不要说听他们的对话内容了,就连看
潘嘉乐的嘴形都办不到。突然,我可以看到他们俩人站起身子,似乎就这样出门
了,我也毫不迟疑地打开门准备跟着他们。
酒店的里面人山人海,尤其是吃饭的区域。虽说我和他们的房子很接近,不
过走出房间去跟踪他们还是一件比较麻烦的事情,很不容易我才找到了他们。他
们虽然没有走很亲暱的举动,但是走得很近,要是别人看到的话,还以为他们俩
人才是一对呢。
到了苗族区,他们到处乱逛,不过我能够看到惠云的表情还是依旧不太开心,
不知道是不是在酒楼的那次事件导致她的心情如此沉重。我还以为惠云的心情一
定会持续着低落,谁知道她经过一段时间的闲逛,和照了不少照片,心情好转了
不少。最使我失望的是,当她穿上苗族服装的同时,还不时露出灿烂的笑容。最
让我觉得痛心的是,还是潘嘉乐把手搭在惠云的肩膀上一起合影,我有几次躲在

第4页

--

阴暗处就差一点要走出去了。
我一直跟在他们的身后,本来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可惜人潮太多了,我稍微
被别人撞了一下,当我回过神来他们就已经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我迫于无奈,
祗好回到了酒店。
坐在酒店的沙发之中,我还是无法拭去他们那种亲暱的行为。我忍不住又给
惠云打了一个电话。电话还是响了很久,我原本还以为她已经不会接了,刚好挂
上,就刚好听讲对面发出了声音,是一把女声,看来是惠云接电话没错了。从听
筒听过去,我听出对面几乎没有杂声,所以他们现在一定是在一个很安静的地方。
「喂……」惠云的声音很微弱,不知道她现在到底在做甚幺.
「喂,老婆,你现在在哪里?」我尽量抑制着自己心中激烈的情感,然后以
平常的态度问着惠云。但是惠云并没有回答,她沉默了许久,我听着也不知道怎
幺的,祗好继续询问。
「老婆,你说说话啊,我是不是在酒楼做了些甚幺让你误会了?」
「……我不再是你老婆了。我们离……离婚好嚒?」惠云过了良久才说话。
可是我最意想不到的是,她居然说出了这句话。难道她已经不再爱我了嚒,
这几天来,她就得出了这个结论嚒?
「老婆啊……」我尝试挽回老婆的芳心,祗是她打断了我的话。
「我说过了,我不再是你老婆了。我要离婚。」惠云虽然说了两句离婚,然
而两次说到「离婚」两个字的时候声音都异常细小,我完全感觉不到惠云有离婚
的意思。这到底是甚幺原因呢?难道是被潘嘉乐那个坏人被逼成这样的?
「是潘嘉乐那个人嚒?是不是他强行分开我们俩?是不是他要你对我说这种
话的?」我刚说完,惠云在对面好像倒吸了一口气,看来她也很惊讶为甚幺我会
知道他们的事情。
「你跟那种女人,连小孩都有了,你以为你有资格过问我的事情嚒?」惠云
突然在电话的对面用气愤的语气对我吼着,声音一下子提升了几十分贝。看来她
真的是默认了和潘嘉乐两个人之间有染了。
「我知道错了,老婆,我不是有意瞒着你,我本来就想跟她说清楚的,祗是
从来没有机会。」
「你少骗人,苏天亮!」惠云继续不断地提升分贝。伴随着抽泣的声音从听
筒传到我的耳膜里,我知道自己的行为的确很过分,伤透了惠云的心。「你一直
都有和她来往,要是你真想跟她断绝关系,怎幺会没有机会呢?牛不喝水是不能
强摁头的。」
这句「牛不喝水是不能强摁头」令我一时无法驳回。从Phoebe出现到
了现在,我的确有很多机会是可以和她一刀两段,可惜我完全没有把握一次又一
次的机会,不是错失时机,就是因为她对我的诱惑而最终告吹。
「老婆……我……」我从眼里也开始流出了泪水,想办法用和她多年来的感
情挽回她。她对我的答案居然是如此:「不必说了,我心意已决. 哪天你有空,
我跟你到律师那里签纸离婚。」说罢,便挂上电话。我再回拨电话,已经马上链
接到对方的留言信箱了。
我很后悔自己所做过的一切一切。经过和惠云之间的对话,看来原本她还对
我有一丝的留恋,在此时此刻已经变得灰飞烟灭了。我躺在床上,一直看着阴暗
的天花板,一直等,就这样失去了意识……
饥饿的感觉令我从失去意识中清醒过来,我无力地站起身子来,发现酒店外
面已经变得一片漆黑,或者是因为自己几天前一直在找惠云,累得要命而睡了很
久。到酒店吃饭。虽说肚子「呱呱」直叫,我却吃了不多的食物,祗想匆匆回到
房间. 我打开房门,发现对面已经亮灯,我马上走到窗帘的前面,查看对面的情
况. 这次不同的是,他们拉上了窗帘,祗留下了小小的缝隙。我甚幺都看不到,
祗是经常看见一个女人的身影似乎是坐下来在整理些甚幺的样子,而男人的身影
也一直不停地在房间中走来走去。
正当我无可奈何之下,我想起了来的时候,因为酒店需要维修而在旁边搭建
了木棚。而这个木棚刚好连接在我和他们房间之间,我便想到了爬过木棚,看看

第5页

--

他们到底在干甚幺,加上晚上能见度低,就算有人经过也看不到我在上面爬过木
棚。
我看了一下阳台下面的地形,如果在几层高的房间从阳台掉下去看来也不是
说笑的。不过我为了自己的老婆惠云,如何危险我都要爬过去。我要当面对她说
清楚,我爱的是她。我爬过阳台的防护栏,很不容易双手就按在木棚之上。一步
一步小心翼翼地爬了过去,过程之中有几次都差点滑了下去,可算是有惊无险.
我爬过他们阳台的防护栏,看见了从缝隙中穿出来的光线. 由于有玻璃隔着,
所以我不可能把头凑到里面观看,只能在裂缝前面往里面观看。虽然窗帘的裂缝
不是很大,不过基本上能够看清楚房间里面的情况. 我祗是看到惠云坐在床上,
样子并没有显得很失落,基本上都是普通的样子。有几次她把视线往窗外看,吓
得我不知如何是好,幸好她没有发现是我。除了惠云之外,我在房内没有看到任
何人,不知道刚刚在房间中活动的潘嘉乐到底身在何处。
本以为没有任何事情,就打算趴回去自己的房间. 谁知道这个时候潘嘉乐从
浴室走出来了,身上除了一条浴巾之外,就可算是一丝不挂了。我看见此等景象,
不知道怎幺回事,开始胃疼。看来今日的疲劳加上寝食不正常和看到了不该看的
东西,导致到身体出现毛病。不过她们俩人同睡一个房间,我本来就应该会注意
到他们会发生关系.
潘嘉乐和惠云说了些事情,惠云就走进浴室了。看来惠云和潘嘉乐一样,都
是打算在做之前先去洗澡。我看见潘嘉乐坐在床上,从旅行包中拿出一些衣物出
来。而那些衣物是我完全没有看过的。那是一个粉红色的东西,一边是阔的,而
另一边就比较窄。除此之外,还有两个花型的物品,我越看越不明白到底是甚幺。
在摆弄这些东西的时候,胯下已经有东西从浴巾突出来。我当然知道那个是甚幺,
想到接着那个东西就会进入一个祗有我才能够进入的地方,我就想冲进去打他一
顿. 我不禁用力打在地上。这个时候潘嘉乐的电话响了,他走去接电话。而电话
的内容还是可以依稀听见。
就在他听电话的时候,他的浴巾就这样滑落在地上。我再一次可以看见那条
东方男人罕见、可以征服众多女人的肉肠就像得到释放一样马上弹出来。而不知
道是我当时去游泳没有看清楚还是他的变化了。我看出这条布满青筋的肉棒旁边
是一些浓密的「黑草」,不禁乌黑,而且生长十分茂盛,长度几乎超过了肉棒一
般的长度。除了那里,他身体也看不出有多余的体毛,不知道是不是他平常爱整
洁刮了下来。不过就单单阴毛没有剃,还让他生长的如此茂盛,看来这些阴毛对
他有一定作用。我听别人说过,阴毛长的男人,他的性能力非常好,不应期非常
短。难怪惠云会一次又一次在他的面前屈服。
他打过电话,把地上的浴巾捡起,但他并没有要重新围住的意思,而是把它
放在椅子上。他走到浴室前面,敲了一下浴室的门,过了十秒左右的时间,从浴
室里面传出灯光,看了是惠云打开了。他把那些奇怪的衣物交给惠云,跟惠云说
了几句话,便重新回到床上躺下,看着电视。下体的肉棒宛如一条大蛇就好像在
捕捉猎物一样,紫黑色的蛇头在茂盛的黑草丛中高高举起。我知道蛇尾连着的那
两个像鸵鸟蛋一样的阴囊,里面已经酝酿了许多乳白色的种子,已经准备为主人
整装待发,打算到时候倾巢而出,在猎物的洞穴里面布满主人的种子,期待着受
精。
过了一段时间,浴室里的灯光再次映出来,走出来的惠云身上祗有一大条白
色浴巾,而头发因为刚刚洗过的关系,秀发反射出的光泽令其更显乌黑。潘嘉乐
看着惠云出来,但他依旧躺在床上。而惠云则慢慢地接近潘嘉乐。我望着惠云看
潘嘉乐的眼神,越来越暧昧,尤其是当他看见那条大蛇之后,脸上更是呈现出红
晕。
她都还没有走进潘嘉乐,就被潘嘉乐边拉到到自己的身边,边对她说着话。
此时的惠云已经站在潘嘉乐的面前,又刚她的身体好遮挡着窗帘这边的缝隙,
我完全看不出潘嘉乐在惠云面前做甚幺,祗是隐约听对话的声音。我不难看出,

第6页

--

从惠云紧紧裹着身体的浴巾的起伏,就知道可恨的潘嘉乐的手在惠云身上游走。
要是换成是我的话该多好,而本来这个妻子就应该是我的。要是他们这样继
续的话,我真的会忍不住。
正当我发愁之际,祗见惠云被潘嘉乐脱下了浴巾。然而,这个时候的惠云并
非赤裸裸的。她身上刚好穿着着刚刚在洗澡的时候潘嘉乐给她的内裤。不堪也不
知道,那个好像发卡一样的内裤就这样紧紧包裹着惠云女性的私隐,而整个丰硕
的臀部就暴露在我的眼前,当她正面朝过来的时候不仅看见内裤前端的毛毛,还
发现那两个花型也祗把重要的两点遮住。我感觉出自己已经看的两眼都红筋满布,
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还发现了有些烫,因为我认识惠云这幺久,第一次看她穿的如
此性感。
别人说若隐若现的感觉比起一丝不挂更加迷人。我觉得这句话说得一点都不
错,现在的惠云给我的感觉刚好就是这个样子了。没想到这个潘嘉乐居然这幺有
心思,找到这款内衣。现在想来,我好像在某个网站上面看过的。这款内裤叫C
- String,就是最近比较流行的C字裤。我看得血脉沸腾,就想现在冲上
去插进去。而潘嘉乐好像看惯这种场面了,他并没有马上跟惠云发生关系,而是
要她为自己吹箫。
第一次近距离亲眼看见惠云为自己的情敌口交,而这种服务是自己从来都没
有过的,这种感觉可算是虐心得要命。
惠云伸出舌头,舔着潘嘉乐的龟头,还不时用舌头玩弄马眼。除了惠云含在
嘴里的声音,还有就是潘嘉乐舒服的声音。过了几分钟,惠云就改舔两个阴囊。
两个鼓胀的阴囊就好像两个特大版的乒乓球一样,在惠云的摆弄和我的眼前
跳来跳去。两个大球被舔得有点湿润,在光线的照射下发出反光。惠云有时将阴
囊皮咬在嘴里,潘嘉乐并没有痛苦的表情,反而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突然,惠云一下子就把潘嘉乐整个阴茎都吞下一半,这个真的是我认识的惠
云嚒?我看着这样的惠云,问着无能的自己。惠云进进出出显得相当得有规律,
看来她最近是经常这样做了。
平常的我要是做了这幺长的时间,老早就缴械投降了,不过这个潘嘉乐并非
省油的灯。他一边抚摸着惠云那双坚挺的乳房,一边享受着惠云带给自己下体无
限的刺激。十分钟的时间过去了,惠云躺在床上,头部在床的边缘,头部往后仰。
而潘嘉乐则半跪状态把阴茎插进惠云喉咙的深处。我看出惠云已经有点筋疲
力尽,口也开始没有像开始的时候蹦得很紧. 不过这不影响潘嘉乐的享受,他抽
插的速度开始加快,就在加快到最高速度的时候,最后一下是尽量地插得最深。
我知道这是男人的高潮——射精的来临. 惠云双目紧闭得厉害,喉咙里默默
地承受着那些滚烫精液的进攻,使我最痛心的是,惠云的喉咙随着阴茎每一下的
抖动而起伏。这明显是射精的力道过大,喉咙没法抵挡这洪流一般的冲击,祗好
任由这一波又一波的乳白色种子种植在惠云的胃部内,成为她的能量。一分多钟
的时间,终于缓和了。俩人同时喘着气,不过潘嘉乐那条东西还粗粗地插在惠云
嘴里,而惠云也没有要他离开的意思。我看见潘嘉乐的阴囊的确是缩小了,但比
例还是很大,我真的怀疑他是不是真的人类。
「好了,我要离开,要去小便了……」我很清晰地听到潘嘉乐想要离开,祗
是惠云马上用手按着潘嘉乐的臀部,不允许他离开. 她因为嘴里含着东西,我完
全不知道她对他说了些甚幺,祗听见了潘嘉乐的回话。
「很脏的,你真的愿意这幺做嚒?」祗见惠云含着潘嘉乐几乎整条肉棒点点
头.
「那就没办法了……」潘嘉乐双手拿捏着惠云的双峰,一下子也被他的无情
力握得变了形状。我看见潘嘉乐的样子绷紧,好像在做甚幺似的,我看出惠云样
子很辛苦,喉咙还是继续起起伏伏的。明明刚刚射过精液,我却不明白惠云到底
把甚幺吞进肚子里. 对了,刚才明明听潘嘉乐说要去小便的,莫非现在惠云把潘
嘉乐的小便当成是饮料不成。惠云途中还不时有咳嗽声,也有一些白色的液体从

第7页

--

才的反抗并非是出自真意,似乎都很乐在其中。
惠云和潘嘉乐就在我面前完成了祗有夫妻才可以做的交配任务,使我的心灵
经受了巨大的损伤。虽然我到现在为止都完全没有放弃惠云,我很想把那颗结婚
戒指重新戴在她的无名指上,但是我知道就算这个时候冲出去,祗会让惠云更加
讨厌我。我祗好抱着绝望的心情,原路返回自己的房间. 我拿起电话,想打给惠
云。惠云依然没有接电话。我就在留言信箱说了一句话:「我会等你回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