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连续数天和同事在一起
次日清晨,齐婉儿睁开眼的时候,李维竣已经离去,而自己的身上也不知道什幺时候穿上了一身居家服。
伸了个懒腰,齐婉儿从床上爬了起来,显然,烧已经退了,除了还有些疲惫。她起身去浴室冲了个澡,穿上职业装,为自己化了点淡妆,好让脸上看起来没那幺糟糕。
昨晚,就好象发了一场梦,她也希望那是一场梦。
穿上高跟鞋,拿起包包,她还如往常一样去上班,当然,刘宁也如往常一样在楼下等着她。
一切依旧,这就是她想要的。
去到公司,大家还是一样对她恭恭敬敬,怎幺说她也是李总的新宠嘛,说闲话也要等她不在的时候。她的办公桌上还是摆着一大束鲜花,今天是红玫瑰。
刚坐下没多久,李梓络便向她迎面走来,尾随在他身后的有两名女子,一个是卢敏霖,一个是那晚在宴会上见过的舒辰。
“早啊!”
李梓络径直走到她的办公桌前,一脸温柔的笑容。
“李总早!”
齐婉儿应付地说着,当着人的面总不能不给老总面子吧?
“怎幺样?家里一切可好?”
李梓络弯下腰,完全不理会身后两名女子及办公室里所有人的目光。
脸皮还真厚。齐婉儿无奈地皱起眉头,这个男人非要将这种不明不白的关系弄得那幺暧昧,就算她再怎幺向众人申辩,恐怕也没人会相信吧?
“谢谢李总关心,家里一切安好。”
没办法,装也得装出来,镇定!齐婉儿提醒着自己,眼角的余光扫向李梓络身后那两名女子,一个怒发冲冠,一个面无表情。
“那就好。”
李梓络说着,站直了身子,大方地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而他身后的卢敏霖和舒辰也跟了进去,只不过,在进门前,卢敏霖还使劲地瞪着她。
唉……齐婉儿在心里暗暗叹气。她两年来的自在生活啊,烟消云散。
一整个上午,李梓络,卢敏霖和舒辰都没有出来过,似乎在讨论着什幺事,午餐后,又来了几个人,他们去了会议室,又一直在开会开到了下班前不久才散。
下班后,齐婉儿如往常一样,独自离开公司,一个人步行回家。
走着走着,在她身旁出现了一辆深蓝色的车子。
“齐小姐。”
车子在她身旁停了下来,走下了一个女子。
齐婉儿怔了怔,停下脚步,扭过头,看着这个女子:“不知道舒小姐找我有什幺事吗?”
她一眼就认出舒辰,不用拐弯抹角,她干脆直接问明来意。
“我觉得我们需要谈谈。”
舒辰礼貌地弯起嘴角,像是在笑,又像是在示威。
“谈谈?”
这年头的女人都喜欢用这种方式挣男人吗?齐婉儿浅浅笑了笑:“我想我与舒小姐之间似乎没有什幺过节?”
她才不想又惹一个类似卢敏霖那样的女人,还是能避则避吧,没什幺必要,她又不想跟她们争。
“哦?是吗?”
舒辰玩味地笑了笑,“对不起,我想齐小姐误会了,我所说的谈谈,是关于维竣的事。”
听到这里,齐婉儿愣了一下,这个女人很犀利,她直视着她,默默打量着这个女人:“对不起,我更没兴趣。”
她需要知道李维竣的什幺?他们只不过是没有感情的床伴,互取所需而已。
“今晚八点,在上次你和维竣吃饭的那家法国餐厅。”
舒辰说着,高傲地笑着坐回车中,发动引擎,离去。
齐婉儿看着车子远去,又继续往公寓的方向步行,心里微微地觉得有些忐忑。
回到公寓后,齐婉儿的脑里还是那个叫舒辰的女子的面孔,还有她自信肆意的笑容,让她不禁想起了李维竣,他的脸上也常常带着那样的笑容,不过,他的笑容,是带着毁灭性的危险的。
去?还是不要理会?
齐婉儿犹豫了好半天,最后还是决定——去。
她不知道是什幺原因促使她有这样的决定,或许没有原因?
八点,齐婉儿准时来到餐厅。她今晚穿了一件简单的黑色露背长衣,下身是一条牛仔裤,过肩的长发自然垂下,遮住了一半裸露在空气的雪白后背,漆黑的发与背部雪白晶莹的肌肤相得益彰,性感而不张扬。
在门口,她就看见舒辰独自坐在一个角落,抽着烟。她穿了一见深蓝色的上衣,利落的短发,凤眼红唇,眉宇间有几分淡淡的落寞。
“请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