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和女友在电梯里
那个男人的双手宽大而有力,就像一对熊爪。当他那富有弹性的十指滑过欧
玲雅的身体时,欧玲雅一阵激动地颤栗,他激起了她的渴望。他的唇覆盖在她的
唇上,舌头抵入她温软的口中。欧玲雅热烈地回应着,期盼着。
她伸出手抚摸那个男人,她慢慢地寻到了他裤子下面厚实挺直的尤物,他是
充满性魅力的,欧玲雅又一阵快意像浪潮袭来,她又可以销魂了。
她环顾四周,希望没有人打扰他们。正如她所盘算的,电梯安全地停在两层
楼板之间,工程师们若是再次经过它,那也得是半个多小时以后的事情了,来一
点小小的刺激,时间足够了。
欧玲雅松开了那个男人环绕着她的双臂,熟练地拉开了他的裤子拉链,他毫
无反抗地张开了嘴巴┅┅欧玲雅想,像这样的一个男人会对她的作爱方式感到习
惯和舒适的。他接着就气喘起来,因为他感到了欧玲雅的柔软的手指伸进了他的
裤子,掏出了他已勃起的阴茎。
「好极了,宝贝儿!」欧玲雅低嚷道,她温柔细致地抚摸着他的阴茎。「你
的感觉不错,现在让我看看你是否能感觉得更好。」
她快意地审视看她的「战利品」,仅管它不太长,那没什麽,因为它很厚实,
很挺直。当她第一次从那儿得到令人销魂的体验时,她怀疑自己是否会有精力整
个地享受这个充满魅力的「战利品」。欧玲雅的嘴唇靠近着它,环绕着它,他禁
不住呻吟着,一把搂住她的头,痉挛地搓摩着她的头发,嘴里发出让人难以理解
的呓语。
欧玲雅根本听不懂他的呓语,可这又有什麽关系呢?她在这里可不是为了和
他礼貌地交谈。她伸出舌头舔了舔那个年轻男人的阴茎的尖端,尝到了那里面分
泌出来的精液,一股咸咸的味道。虽然她这时很想要使,但她并不想过快地得到
这一切。她想和他有个短暂而刺激的旅程要足以让她疯狂、迷醉,得先让他为此
作好充份的准备。
她的手顺着他的阴茎滑动,握到了他的一对球状的精囊,它们紧贴在他的大
腿之间。精囊美好地「躺」在她的掌心,饱满、潮湿,就像是热带的水果。这感
觉使她与奋起来,一股暖暖的、湿湿的液体从她两腿间流出,她的阴部伴随着对
情欲的渴望也抽搐起来。
欧玲雅又逗弄了那个年轻男人一会儿,她要让那个男人的欲望越来越强烈,
以致让他难以遏制,而自己则可乐在其中。她一次又一次地拒绝他进入她的口中,
尽管他试图满足自己的欲望,让自己达到高潮。他有点气恼,又来着一丝丝失望,
但他的气恼和失望并没有阻碍她,因为她明白:这个游戏进行的时间越长,到她
最后终于「怜悯」他时,他享受的快乐就越多了。
当欧玲雅感到那个男人有点精疲力尽时,她的嘴终于接纳了他。她看到他的
生殖器反着光,上面沾有唾液,还混合着他自己的精液。这个疯狂的泼辣的英国
女人不会让他就这麽离开的。
「小伙子,精神点!」欧玲雅命令他。「看看我给你带来了什麽。」
她的手伸到了腰际,拽起衬衫,露出了一条红色的短裤,短裤紧包着臀部,
短短的,连她那深褐色的卷卷的阴毛都从短裤边缘露出来了。欧玲雅急切地拉下
短裤,蹬掉了它。她狡黠地一笑,裤从年轻男人的脸上擦边而过,她那潮湿芬芳
的下体尽收眼底。那个年轻男人闭上了双眼,沈迷在眼前这个女人的体香里。
「噢,上帝啊┅┅」
欧玲雅背靠着电梯内壁,两腿分开站立着。她的一只手伸进两腿之间,抚弄
着她的阴唇、阴蒂,展现在这位年轻的男电梯服务员前的是一朵「盛开的花」,
他禁不住在潮湿美妙的「花园」里心神荡漾。欧玲雅淫荡她笑着,现在她真正准
备享受她的快乐了┅┅当她诱使那个男人目睹她取悦于自己的种种表演时,那个
男人流露出淫荡的,然而又不太乐意的目光,而她却为此得意,为此狂欢。她知
道,他此时多麽想把眼前这个厚颜无耻的轻佻的女人扔在地板上并且要了她,但
是似乎有什麽东西在阻上着他,这一点并不难猜测到。毕竟,这位小姐是这座颇
有盛名的巴黎旅馆受欢迎的客人,而他只不过是一名普通的职员。只要欧玲雅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