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魅惑的谎言第21回意外

魅惑的謊言 / 第21回:意外 (6159字)
作:潛龍
繁簡轉換圖文版位置:
http://ebook.s-dragon.org/fiction/Charm_lie/021index.htm


國柱聽見舒雅就在附近不遠,心裡一陣狂喜,立即發動引擎,往約會地點駛去。轉眼之間,國柱的車子來到湯吧燒烤餐廳門口,卻看不見舒雅,心中正自納悶,忽見前面一輛紅色轎車打開了車門,舒雅從車上走了出來。

就在國柱滿腹疑問間,舒雅已來到跟前,打開車門坐上助手席,望向他輕聲問道:「現在已經不早了,還趕來這裡做什麼?為何不早點回家休息?」

「我這幾天想妳想得快要瘋了,若不來看妳一眼,教我今晚如何睡。」
「你真是好肉麻。」舒雅甜甜的一笑,看得國柱整個人蕩悠悠的。

國柱向前面的轎車揚一揚下巴,問道:「妳買了車子嗎?」

「嗯!母親送的生日(淫色淫色4567Q.COM)禮物。」舒雅不想多說自己和孔日(淫色淫色4567Q.COM)輝的關係。

「妳生日(淫色淫色4567Q.COM)?為何沒有和我說,是哪一天?」國柱盯著她問道。

「前幾天,都過去了。」舒雅淡然一笑,狡黠地道:「我和你又沒有什麼關係,為何要和你說。」

「有了肉體關係還不算有關係?真是令人無語!」國柱一笑,接著發動引擎,車子旋即絕塵而去。

「你要載我去哪裡?」舒雅張大眼睛問。

「去一個令妳開心愉快的地方,今晚要好好的和妳慶祝生日(淫色淫色4567Q.COM)。」

□ □ □

卓文看著舒雅和李美雲離去後,一股消極和失望直湧上心頭,正打算步行回家,突然手提電話響起,卻是他的同事阿偉來電,約他到新城市廣場吃晚飯。卓文正感百無聊賴,便答應了。

二人見面後,看見時間尚早,便在新城市廣場逛了一會,最後來到「茶軒」吃晚飯,這是一間台灣料理,位於沙田新城市廣場地下,二人選了一張臨街的位子,透過落地玻璃,可以飽覽街外的景物。

茶軒的三色冷麵非常有名,但卓文習慣吃熱飯,便點了一客橙香魚柳飯,還有一杯芝麻珍珠奶茶。他和阿偉邊談邊吃,不覺便過了一小時,當卓文喝完最後一口奶茶,阿偉突然「咦」了一聲:「卓文,這個妞兒可不錯啊!」

卓文向街外望去,看見一名女子在對面馬路的公車站走過,年約二十來歲,染了一頭深棕色長髮,身材凹凸有致,非常吸引人們的眼球。乍眼看去,臉型相貌確實不錯。然而在卓文的眼裡,如何看也比不上舒雅的三分一。

「你看,這個女子走進帝都酒店,莫非是約了男人?」阿偉興致勃勃道。
公車站後面便是帝都酒店的大堂入口,二人從落地玻璃看出去,可以清楚看見那名女子正朝酒店走去,卓文點頭一笑:「相信是了。」說話剛完,一輛深灰色的阿斯頓馬丁出現在他眼前,卓文雙眼登時一亮,這輛名貴跑車他太熟悉了,不論車種和顏色,就是車牌號碼,他也記得一清二楚。

只見車子收慢了車速,緩緩轉彎駛進酒店。雖然已是深夜,但在街燈照射下,卓文仍是看見男人身旁坐著一名女子,看那髮型和臉部輪廓,依稀便是自己心愛的女人曉舒雅。這個發現,幾乎讓卓文當場昏倒,他再無餘暇深思,猛地站起身子,飛也似的奔出食店。

阿偉見他一聲不響便衝了出去,在後大聲問道:「喂!你要去哪裡?」卓文那有心思回答他,這時的他只想求證一件事,到底那個女子是不是舒雅。

卓文走出新城市廣場,若要越過前面的馬路,必須跨過路邊的鐵欄杆,這是最快捷的一條路徑。卓文心急如婪,想也不想便跳過鐵欄杆,直奔向對面的公車站。

這時一輪雙層公共汽車正要駛離車站,司機看見卓文直奔近車頭,不由一驚,腳下使力,連忙將車煞住。卓文雖然被嚇了一跳,但腳下不停,仍是向前狂奔,當他越過公共汽車的車頭,卻沒料到另一輛公共汽車從旁駛至,只聽得「碰」的一聲,卓文已被撞個正著,整個人直飛出幾米外。

卓文支撐著從地上爬起,發覺自己並無大礙,腦子裡一想到舒雅,心下一急,跳起身來,發足向酒店奔去,全不理會身後人群的驚叫聲。

「卓文,你……你怎樣啊!」阿偉的大叫聲,隱隱然飄進卓文的耳中。
當他走近大堂入口,一名客人正從酒店推門而出,卓文將身子一讓,便從那人身旁走了進去,抬眼四顧,果然看見方國柱在櫃檯前辦手續,而舒雅卻站在他身後不遠處。

卓文一見之下,腦袋不由「轟隆」一聲響,直氣得渾身打戰。卓文立即奔到舒雅跟前,便去拉舒雅的手:「舒雅,妳怎可以和他來這種地方?」豈料他的手並沒有將舒雅拉住,而是從她手腕上穿透而過,竟然觸摸不到任何物體。

更奇怪的是,舒雅依然是默默地站著,臉上全無驚訝之色,似乎沒有聽見他的說話。卓文這一驚真個非同小可,再次伸手往舒雅手腕握去,同樣是摸了個空,這一回卓文看得非常真切,手掌確實是穿越了舒雅的身體,而自己竟是一點感覺也沒有。

「這到底是什麼一回事?」卓文當場給嚇呆了。

便在這時,國柱已辦好登記手續,回到舒雅跟前,低聲道:「辦妥了。」
只見舒雅微微一笑,轉過身子和國柱並肩走向電梯間。卓文發急起來,從後一手向國柱的肩頭抓去,豈料仍是抓個空,只得開聲大罵:「喂!你們都給我站住,聽見了沒有?」但二人全不理會,繼續向前走。

卓文氣得鼻頭出火,奔到二人前面,雙手一張,大字似的欄在當路:「聽見沒有,我叫你們停……停……」還沒說完,舒雅和國柱仍是腳步不停,雙雙穿過他的身子。卓文更加給嚇呆了,呆愣良久,才摸一摸自己的胸膛,發覺一如往常,接著用力在身上拍打一下,「啪」一聲響過,身上還感到陣陣發痛。

「為何我自己打自己會有感覺,而他們二人就……」腦袋靈光一閃,忽然想起「人鬼情未了」的電影情節,整個人已嚇得毛髮森豎:「啊!我的天,難道……我……我剛才已經給車子撞死了?」

「不可以,不可以這樣,我……我還年輕,有很多事還沒做,怎可以就此死去,還有……還有舒雅,我還沒有娶她,上天怎可能讓我死!」卓文想到舒雅,回頭一看,看見二人已走到電梯間,卓文立時清醒過來,快步追了過去,心中只想:「現在我既然死了,也不知鬼差何時會來抓我,在被抓之前,我一定要留在舒雅身邊,多看她幾眼,若不然,我死也不會眼閉。」

電梯門緩緩打開,舒雅和國柱走進電梯,卓文當然跟了進去。

「你說找一個開心的地方慶祝生日(淫色淫色4567Q.COM),原來是這種地方。」待得電梯門關上,舒雅仰起頭來,似笑非笑的瞧著國柱道。

「難道妳不喜歡嗎?」國柱伸手摟著舒雅的纖腰,讓她整個人緊貼著自己:「我已經訂了香檳和晚餐,可以在房間慢慢享用二人世界。」

「好一對不知廉恥的狗男女,什麼二人世界,我呸!」卓文在旁見著二人神情親密,一腔怒火不禁直湧上胸膛,便連自己是否已不在人間,一時都拋諸腦後了。

「人家剛才都吃飽了,又怎能再吃。」舒雅親熱地把頭靠在他肩膀上。
「既然這樣,我們不如先行做一輪運動,消耗一些體力,肚子餓了,再慢慢用餐。」

「現在是什麼時候了,三更半夜,還做什麼運動?」

國柱低頭望住她,笑道:「自然是脫光光的床上運動,莫非妳不想?」
「誰說要和你做這個。」舒雅臉上一紅,輕輕打了他一下。

「我操(淫色淫色4567q.c0M)你娘!」卓文聽得咆哮大怒:「之前妳說和他上床了,我還傻乎乎的不肯相信,原來都是真的。妳這個欠幹的淫娃,可對得起我,今晚最好讓他操(淫色淫色4567q.c0M)死妳……」卓文怒氣未平,聽見「叮」一聲響,電梯門隨即打開。

□ □ □

夜上十一時多,彌敦道依舊人來人往,夜遊人不絕。昕昕親熱地挽著俊賢的手臂,剛好經過麥當奴門口,忽然撒嬌起來:「我肚子餓了,又不想吃漢堡飽,你有什麼好介紹?」

俊賢想了一會,笑道:「我知道有一個宵夜的好去處,那裡的炒蜆炒蟹非常好味道,要不要試一下?」

「會不會很遠?」昕昕望向他問。

「不遠,就在前面路口轉彎。」二人只走了數十步,便已看見一排接一排的熟食檔,走近一看,入口處寫著「臨時熟食小販市場」幾個字,俊賢向昕昕道:「就是這裡了,相信妳還沒來過這種地方。」

「嗯!」昕昕點點頭:「光是看外面的樣子,我就不敢進去了。」

俊賢一笑,牽著她從入口走進去,原來裡面早已坐滿了宵夜的人客,二人找了一張桌子坐下,一名伙計走上前來招呼,二人點了椒鹽賴尿蝦、避風塘炒蟹和潮州仔煎蛋,還要了一瓶啤酒。

不用多久,食物已逐一送上,還沒入口,便已傳來陣陣香辣的味道。昕昕邊吃邊大叫好味,啤酒亦喝完一杯又一杯。俊賢見她吃得開心,亦陪她多喝了兩杯。

昕昕突然靠向俊賢,低聲說道:「你看看那個女人,現在都這麼夜了,還帶同兩個孩子吃飯,這些小朋友不用睡覺麼?」

俊賢循著昕昕的視線望過去,卻見一個女人陪同兩名小朋友吃飯,那個女人年約四十歲左右,而兩名小朋友,只有六七歲年紀,看他們的衣著打扮,顯然並非有錢人家。

「深夜吃晚飯也很平常,不是什麼稀奇事。」俊賢搖著頭道。

「不是啊!我剛才看了很久,總覺得怪怪的,那個女人自己沒吃東西,卻不時打開手上的手包偷看,會不會她是沒有錢買單?」

俊賢聽見,留心細看,見那女人雖然一面打點著小朋友吃飯,但一對眼睛,卻不住偷偷望向堂上的伙計,表情極之不自然。莫非真如昕昕所說一樣?俊賢在心裡想。

香港這個地方,表面看來確是一個相當富裕的城市,但貧富懸殊的情況,就一天比一天厲害。香港在全球二十七個先進經濟體系中,貧富懸殊是排名第一,其次是新加坡和美國,這便可想而知。常言道:「飽漢不知餓漢饑。」香港就是一個這樣的地方。

「俊賢,要是我沒有猜錯,她該怎麼辦呀?」昕昕低聲問道。

「可能是如妳所說。妳看見嗎,他們吃的只是一般平價叉燒飯,而且都很夜了,現在才帶同小朋友吃晚飯,其中可能有什麼原因。試想一想,若然孩子餓了,做母親的又豈能不痛心,就算身邊沒有錢,也不能看著孩子挨餓呀。雖然我只是舉個例子,但看情形並不是沒可能。」

「是呀,是呀!一定是這樣,太可憐了!」昕昕連忙打開皮包,掏出一張五百元鈔票放在俊賢手中:「你……你幫我送給她好嗎?」

俊賢瞧著她微微一笑:「放心,就交給我吧。」俊賢同時打開皮包,取出一張五百元握在手中,接著站起身來,徐步走向那名女子,當他走過她身邊時,手上一鬆,兩張五百元鈔票隨手而落,丟在女子的腳邊。

「這位大嬸,妳丟了錢。」俊賢輕聲向那女子道,並用手往地上一指。
「喔!」那女子頓感愕然,抬頭看看俊賢,再看看地上的鈔票:「這個……這個……」地上的鈔票明明不是自己的,一時間,她也不知如何反應是好。
「是我親眼看見妳從手包裡丟出來的。」俊賢邊說,邊彎下身軀拾起兩張鈔票,放在桌面上,並向她點了點頭。

「這個!多……多謝了。」那女子看見俊賢的舉動,心裡已明白一二。
「不用謝。」俊賢說完,走向前面的伙計:「多給我一瓶啤酒。」

俊賢拿著啤酒回到自己的桌子,一聲不響,為昕昕倒了半杯,再為自己斟滿一杯,向昕昕道:「喝吧,時間也不早了。」

昕昕看見那女子不停望過來,也不敢多說話,拿起啤酒喝了一口。

不一會,果見那女子取出一張五百元買單,昕昕更加肯定自己的想法,若然她手包裡有錢,區區不到五十元的賬單,又何須用五百元買單。

只見那女子帶領著兩個小朋友走近前來,手上還緊握著鈔票,似乎想要退還給俊賢:「這位先生,剛才這些……」

俊賢是聰明人,當然明白她的意思,也不待她說完,立即站起身子,截住她的話頭,微微笑道:「不用客氣,先收好銀子,再丟了就便宜這裡的伙計了。」
「對呀!大嬸妳不要客氣。」昕昕在旁附和道。

「兩位實在太好人了,這個……這個就多謝了!」那女子一臉感激。

「大嬸慢走。」俊賢看著她和兩個小朋友離去,才一坐下,昕昕立即挨近身來,張著明亮的眼睛直盯著他看。

「妳看什麼?」俊賢和她對望著。

「想不到你會這樣聰明,竟然能夠想出這種好法子。」昕昕笑著道。

「人要臉,樹要皮。稍稍動一下心思,彼此就可以避免尷尬,不好嗎?」
「好,我的俊賢當然是最好。」

俊賢口袋裡的手機突然響起,一看來電顯示,卻是不認識的人:「嗯!是……我是……你說什麼?」俊賢臉色大變,連聲音也顫抖起來:「好的……我……我馬上來!」

昕昕看見他的驚恐表情,同時嚇了一跳,連忙追問道:「是誰的電話,發生什麼事?」

「卓文……卓文給汽車撞倒,正在醫院搶救。」俊賢邊說邊站起身子,揚手叫伙計買單。

「啊!」昕昕驟然聽見,嚇得掩住嘴巴:「他……他現在怎樣了,你知道嗎?」

「詳細情形我也不知道,現在趕去醫院看看。」

□ □ □

舒雅和國柱一進入酒店房間,已急不可待抱在一起,熱情地擁吻著。而旁邊的卓文卻大發雷霆,雙手雙足向二人亂抓亂踢,不住破口大罵:「不要臉的臭男女,還不快些給我分開。妳這個賤女人,平時又不見妳對我這麼好,現在竟然投懷送抱,妳還要臉不要……」然而,任他如何叫罵,二人始終無動於衷,直到舒雅的手提電話響起,他們才依依不捨的分開。

只見舒雅從皮包掏出電話來,正要接聽,卻被國柱劈手搶過電話,順手將電源關掉。

「你做什麼?」舒雅不依地要搶回電話。

國柱把電話拋到床上去,再次一把摟住她:「不要聽,今晚妳是屬於我,誰也不能影響我們。」

「你這個人好野蠻,嗯……」優美的小嘴再次被男人封住,甜蜜的濕吻,令舒雅又陷入迷失中。國柱充滿魔力的舌頭不停地作出挑撥,右手亦攀上舒雅的一座玉峰,隔著單薄的衣衫大肆撫弄起來。愛撫的快感,迅速地擴散到舒雅全身,讓她不得不挺起胸膛,要求更多的慰藉。

卓文看得裂眥嚼齒,要想拉開國柱的魔掌,可惜依然如故,讓他抓了一個空:「臭小子,你快些放手,聽見沒有……」

房門聲響起,暫時打破了二人的激情,國柱打開房門,一名侍應推著餐車走進來。卓文好奇心起,走近餐車一看,只見車上盛滿著豐富的餐點,除了香檳外,還有愛爾蘭石蠔、法式煎鴨胸、黑菘露菌汁牛柳等,竟有六七種之多。

待得侍應離去,國柱從冰桶裡拿起一瓶香檳,向舒雅道:「今天是慶祝妳的生日(淫色淫色4567Q.COM),我們先來一杯香檳如何?」

舒雅點頭一笑,徐步走到他身後,身子緊緊貼著他背幅,一對玉臂從後圍上前來,箍住國柱的腰肢。

卓文確沒想到,舒雅竟然會對國柱這樣熱情,十足是對熱戀中的愛侶,不由罵道:「妳和我在一起時,又不見妳對我這麼熱情!就是我這樣抱妳,妳也左搖右扭的把我掙開,現在卻主動抱住這個臭男人,究竟我有什麼及不上他?」
舒雅接過國柱的香檳,在他祝福過後,二人對飲了一杯,放下了杯子。國柱牽著她的手來到床邊,想要解除她身上的衣衫。

「不,我要去一下洗手間。」舒雅將他輕輕推開,逕自走進浴室。

國柱也不阻攔,動手脫去自己的衣服,當他把最後一條內褲卸下時,在旁的卓文不禁睜大了眼睛:「我的天,好粗大的傢伙,弱質纖纖的舒雅又如何抵擋得住?」

只見國柱赤裸著身軀,大肆肆的在床邊坐下,胯下那根早已發硬的大物,直翹翹的更見昂然挺立。

過了一會,舒雅從浴室走出來,卓文回頭一看,當場又破口大罵:「我操(淫色淫色4567q.c0M)!妳這個欠幹的東西,竟然自動脫光衣服等男人上,我和妳幹這種事,哪一次妳有這樣對待我!」

眼前的舒雅已把身上的衣衫除去,上身只圍了一條白色大浴巾,僅僅纏住胸前一對大肉球,束起一道深深的乳溝,坦露著滑不嘰溜的雙肩,露出一對修長優美的大腿,誘人地展現在男人面前。

舒雅看見國柱的模樣,亦大吃一驚,連忙用手掩住嘴巴,羞紅著臉道:「你……你這樣坐著,不覺得害羞嗎?」

「妳又不是沒見過,害羞什麼。來,快過來我這裡,讓我親一下。」

「親你個死人頭,舒雅妳不要過去,這頭大色狼不是好人,不要聽他的。」可惜沒有如他所願,舒雅已輕移玉步,一步一步的接近男人。卓文急得爬耳搔腮,高聲罵道:「真沒想到妳會這樣下賤,竟是送上門的臭貨……」

舒雅站到國柱跟前,伸手握住他的陽具,低聲說道:「怎會硬得這樣厲害?它太嚇人了!」

國柱用手環住她纖腰,嘴角綻出一個邪皮的笑容:「它既然這樣嚇人,為何妳又這般喜歡它,一上來就不離手的把玩。」

「你……你這個人真是……」正要抽手,卻被國柱握住了手腕,不肯讓她離開。

「妳喜歡它,我簡直高興死了。給我舔一會好嗎?」

「它這樣骯髒,我才不舔,除非……除非你把它洗乾淨。」

「我靠!妳……妳這種說話都敢說!」卓文聽得心頭火起,巴不得上前搧她一個大耳光。


第二十一回完
首發龍壇書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