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娘幹子

三娘幹子

星期六的晚上,難得家裡的女人聚在一塊打牌,媽媽、二伯母、三伯母和淑倩姐湊一桌。

摸完三圈媽提議趁男人正好都不在喝點酒助興,三伯母和淑倩姐舉手贊成,二伯母沒意見,俗話說:「酒後亂性。」這正是我跟媽及淑倩姐三個人的詭計。

好不容易打發家裡的男主人去外頭,目標當然是二伯母和三伯母。

平時拘謹的家庭主婦,一有機會喝酒紓解壓抑情緒時的狠勁,是相當可怕的。

「我說露華,妳的杯子怎麼還滿的,快把酒喝完,今晚我們作媳婦的要喝的痛快。」

「大…大嫂,我不行了,我醉了……」

「不行不行,才這麼一些就打退堂鼓,好不容易有這機會,來,我敬妳!」

「對…對嘛,大嫂夠海量,麗英陪妳喝,來……」

「嘻…嘻…好,既然如此…我就捨命陪君子…乾杯……」

「我也乾,敬媽和二位伯母…小女子先乾為敬。」

二伯母較不勝酒力,黃湯幾杯下肚,已經搖搖慾墜,襯衫下的肌膚露了一截出來,一邊的乳罩隱約看得見。

而三伯母酒量稍好些,但猛喝幾杯之後滿臉脹紅,意識逐漸模糊。

我隨後適時的加入,一屁股坐在二伯母和三伯母之間。

「小…小剛,來…跟三伯母…喝一杯……」

言語之間三伯母麗英解開幾顆衣扣,雪白的乳房清晰可見,讓我不禁吞口水。

「三伯母妳醉了。」

「誰說我醉了…我…還可以喝……」

「那妳的臉怎麼那麼紅?」

「呃…我沒醉…只是有點熱……」

「我幫妳把衣服脫了。」

我拉起三伯母的上衣,很快的脫去,她立刻成了半裸的狀態,淡綠色的奶罩托著豐滿的奶子。

右邊的二伯母見狀也遲頓的脫去襯衫,兩人醉的厲害。

「呵…呵…小剛小色鬼…偷看我和二伯母的胸部……」

「哪…哪有?」

「你…你是不是想摸摸看?」

「我…」

麗英伯母拉著我的手放在左乳上,那裡彈性適中入手即軟,我順手捏了一把。

「噯呀…你怎麼捏伯母的胸部…小色狼……」

「嘿嘿…我印證看看是不是真的呀!」

「誰…誰說是假的……」

「哼,我看硬硬的,都是假的啦!」我施起激將法。

「死小鬼…你再…再摸摸看…我的可是貨真價實……」

「算了算了,搞不好都是假的。」

「那…那你要怎樣才相信…」我側著頭假裝思考。

「這樣吧!妳們都把衣服脫了我驗一驗便知真假囉!」

「呵…呵…我們倒好,就怕你媽不肯……」

三伯母精明的拿媽當擋箭牌,大夥紛紛把眼光投向媽。

「誰怕誰,我第一個脫光。」媽是我的內線當然配合我的提議。

不消一會兒,媽當眾脫個精光,三點部位全在其他人面前完全展現。

「我也脫…小…鬼…看你還有什麼話說……」

淑倩姐演技逼真的佯裝醉意,年輕美麗的胴體馬上一絲不掛。

「好…好吧…脫就脫……」

三伯母倔強的應合,當淡綠色的三角褲落地,現場歡聲雷動,接下來只剩二伯母。

在媽和淑倩姐的煽動下,她才害羞的跟著赤裸。

四個女人當中,媽的身體成熟豐腴有肉,最屬淫色豔麗。

二伯母的乳房弧線美麗,尤其下體濃密的陰毛深處令人拔槍就想上。

三伯母的身體白皙中透紅,富挑逗性的粉紅色乳頭,和豐滿的臀部最是妖豔性感,而淑倩姐身段均勻,前凸後翹全身散發著青春熱力。

「這樣不公平,小…小剛你也要脫,讓伯母也檢查檢查……」

「好,就怕三伯母不敢看。」我用最快的速度解下所有衣物。

二伯母和三伯母看到我下面堅挺的陰莖,不由得擔心受怕的驚叫。

「小…小剛…你的…好大……」

「根本不…不像小孩子…好可怕…」兩人目不轉睛的盯著肉棒。

「好了,我該從誰開始檢查呢?」

「呃…從…你從二嫂開始好了……」

「不…不…從麗英開始……」

「不…小剛你先檢查二伯母吧!」

兩人互相推卸,我冷不防就摟起三伯母,右手托起她的左乳把玩起來。

三伯母手足無措的扭動身體,我放肆的吻著她的雙唇,舌頭滑入口腔翻攪。

「唔…唔……」

二伯母在旁雙手掩胸,看得目瞪口呆。

許久,深深的一吻使三伯母更添醉意。

「嗯…討…討厭…小…小剛你吃三伯母的豆腐。」

「當然嘴唇也在檢查範圍啦!」

「還有一個地方要檢查……」

「還…還有?」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魔爪一伸摸向三伯母的花蕊。

「啊……」

「那…那裡不行…小剛…快放手……」

現在豈有放手的道理,我搓揉她柔軟的陰唇,技巧熟練的玩弄肉芽,三伯母體內的酒精發作,很快就虛弱的任我擺佈。

「喔…小剛…你怎麼…可以這樣……」

「我讓你摸的好酥痲…啊……」

「大…大嫂…快叫妳兒子放手…喔…嗯……」

媽和淑倩姐四目交望,心中竊笑三伯母的悶騷樣。

「麗英妳就好好讓他檢查吧!我這就加入妳們。」

媽緩緩接近我們,俯身吸吮起我的雞巴,二伯母更吃驚的瞪大眼睛,不敢相信媽媽竟含弄我的陰莖。

這情景似乎也讓她想起家榮哥粗大的陽具,右手情不自禁的撫弄乳房,舌尖濕潤嘴唇。

淑倩姐不甘寂寞,貼近自己媽媽的身後,撫弄二伯母的乳房。

「淑…淑倩…妳在做什麼…不要這樣……」

「媽,妳就放心的享受吧!我會讓妳很舒服的。」

「妳是不是醉傻了,亂說什麼…我是妳媽媽呀!」

「媽,待會兒妳就會明白,女兒也能帶給妳高潮的。」

「什…什麼…住手…妳喝醉了……」

淑倩姐不顧二伯母的反對,細長的手指捏著乳頭,一邊吻她的頸子。

「啊…淑倩…我可是媽媽呀…啊……」

二伯母無力的拉著淑倩姐的手,那彷彿只是象徵性的掙扎。

媽很快的把我的小弟弟吹的更硬更大, 起頭意亂情迷的淫笑。

我空出左手,緊握她因垂下呈現渾圓弧線的奶子,另一手則繼續挖弄三伯母淫汁泛濫的陰洞,左擁右抱兩個風韻各有不同的女人,享受齊人之福。

「壞小孩,看你把三伯母弄得這麼濕,還不快點替她止止癢!」

媽一邊說一邊跟我使眼色,似乎要我趁三伯母心神蕩漾趕快餵飽她底下的鮑魚。

靠在肩上的三伯母微皺眉頭,舌尖舔著嘴唇,酒精的發酵使她雙頰泛紅。

「三伯母妳很不舒服嗎?」

「嗯…我…渾身發熱…小冤家…你弄得三伯母癢死了……」

「那…那我不弄了,免得妳不舒服。」

她倏地抓著我離開濕潤桃源地的手。

「不…不…小…小剛…我…三伯母……」

三伯母靦靦的不知如何對我啟齒,現在那地方有多麼的酥癢,生性淫蕩的她加上酒精作祟,極度美感的性器早已芳香四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