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和小囡的故事]6
男人是下半身动物这句话真的太精辟了! 与高丽分手之后,我才发现,除了她那张梨花带雨的脸以及她的名字之外, 我竟然对她一无所知。 尽管如此,我还是跟她发生关系了。严格来说,我这是强奸!违背妇女意志, 与其发生性关系。 但是和高丽做爱真的很爽啊,那湿润的小嘴,滚圆的爆乳,紧致的骚屄,啧 啧,想起来就流口水。 最最重要的是她放的开,做爱的时候是个标准的贱人。想到这里,我对与高 丽的再次见面更加期待。 只是如此对小囡就太不公平了,我心里十分愧疚。小囡还要将处女守到新婚 之夜,而我,却已经在数个女人肚皮上摸爬打滚过了。 今天更是背着小囡,和别的女人厮混。 幸好这一切,小囡并不知情。 希望她永远都不要知道,我默默的祈祷。 老公,我想回家了,脚好痛!小囡皱着眉头抱怨。 本来我打算去小树林里感怀一下,顺便和小囡干点偷偷摸摸的坏事。不过, 既然小囡累了,那就先回家吧。 正好我也有点累了,要降服一个女人也不是那么轻松的事。不过话说回来, 这样累死也是一件美差啊! 打了个车回到家,已经是9点多了。美美的冲了个澡,顿时感觉一天的疲劳 都不见了。 其实我也是怕小囡从我身上嗅出什么不同寻常的味道,听说女人在这方面的 出奇的敏感小囡也换下了那身火爆的西部女警装扮,浓妆卸下,长发高高挽起, 穿上一件简单的白色T恤,下面是一条棉质的小短裤,高跟鞋换成了一双人字拖。 清水出芙蓉!这才是我最爱的小囡。 小囡一下扑过来,像树袋熊一样挂在我身上。两只手臂勾着我的脖子,双腿 紧紧的夹着我的腰。 老公,今天可真累哎! 我在小囡红嘟嘟的小嘴上啵了一下,坏笑道,是吗?来,老公给你按摩按摩。 不要,你就想占我便宜对不对?小囡扭过头不理我。 占老婆的便宜那不是天经地义吗?我腆着脸说。托着小囡臀部的爪子不安分 的动了起来。 不要乱动啦,讨厌!小囡捏着我的脸娇嗔。 让我摸摸就好啦,今天可把我憋死了。 嗯……真的吗? 当然,你又不是不知道,听人说憋着对身体不好的。我又开始忽悠小囡了。 不会吧?小囡惊讶的看着我。 应该是真的,还有,我记得你刚才答应过我什么事吧?我认真的说道。 小囡的确答应我今晚给我初夜的,不过我感觉她不会这么容易让我得手。 什么事呀?果然,小囡瞪大了眼睛,一脸的茫然。 明显就是故意的! 就是,就是,那事……我期期艾艾的说。这种事情如果太挑明了,也会很不 好意思吧。 我倒是没关系,就怕小囡不能接受。 那事是什么事?小囡歪着脑袋,一双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我。 哼,就知道你又耍我!我恼羞成怒了。 小囡捂着嘴笑了,哎哟,老公你别生气嘛! 我不生气才怪!我是真的气结啊!换了谁也会跟我一样吧。 好嘛好嘛,不逗你了。小囡笑的越发欢畅了。 你还笑!我愤愤然。 那老公你说想干什么。小囡收回了笑脸,不过眼里还是充满了取笑。 我说什么你都答应吗? 嗯嗯,小囡都答应! 我要跟你……上床!我鼓起了勇气。 就这个呀?很容易嘛,我们不是天天睡一张床吗?小囡做思考的模样。 不是那个上床!我急道。 那是哪个? 就是,我睡你上面!对,就是我睡你身体上面!我语无伦次道。 噢噢,我知道了。小囡食指点在嘴唇上。这个也很简单嘛,但是除了这个不 准干别的事哦! 啊?!你!你!你!我气的说不出话来。 人家怎么啦?小囡无辜的看着我。 你非要我说出来是不是?我真的快气炸了。 小囡忽然变得脉脉含情了,食指在我的嘴唇上拨弄,想把小囡怎么样,你说 嘛,人家都依你喔…… 我要干你!我怒吼。 欲望喷薄而出,疲软的鸡巴瞬间挺立起来。因为一天硬了好几次的缘故,此 刻我的鸡巴已经有些胀痛了。 抱着小囡来到了卧室,将她扔到了床上。 温柔一点嘛。小囡骚媚的盯着我,人家会痛的哎。 我会很温柔的,我急色的吻上小囡的唇。 嗯……不可以这样子嘛!小囡轻轻推开我的脸,声音却软绵绵的,叫得我骨 头都酥了。 再逗我我就强奸你!我恶狠狠道。 你强奸我就报警,让你坐牢。小囡舔了舔嘴唇,将大腿分的开开的,薄薄的 棉裤将阴户的形状勾勒的一清二楚。 嗷!就算枪毙我,也要先干死你!我终于爆发了,迅速褪下裤子,饿狼一样 扑到了小囡身上。 然而…… 叮铃铃……叮铃铃……手机铃声却响了起来。 手机正放在客厅充电。 我没有理会,将小囡剥了个干干净净,一只赤裸羔羊,完美的呈现在我眼前。 小囡提醒道,老公,电话来了哦。 就是天王老子打来的电话,我也不接!我没好气的道。早不来晚不来,这个 时候来了! 抓住小囡的脚踝,将两条雪白大腿大大的分开。 小囡连忙用两只手遮住阴部,红着脸说道,老公,你先去接电话嘛。 小囡也会害羞?!我有些惊讶了。 不接!我嘿嘿笑道,贴在小囡胯下,透过小囡的指缝做深呼吸。 老公你真变态啊,那儿脏死了。小囡羞红了脸。 那你刚才还让我喝你的东西!我大大咧咧的说。 谁让你喝了?是你自己要喝的!小囡小声辩解。 那你现在给我喝,我就去接电话,我心里狂跳。这句话都不知道怎么说出口 的,。 我真是个变态狂啊,我越是这么想,心跳越快。 就像某些人喜欢从肉体自残中寻找快感一样,我这算是精神上的自残吗? 你讨厌,没有没有没有!小囡羞的脸都贴到胸口上去了,两个奶子一颤一颤 的。 小囡,给我。我用脸使劲拱小囡的手,像一头蠢笨的猪。 人家现在出不来啦!小囡死死的守住处女地不放。 总有那么一点吧,就一点点。我已经彻底变成一只欲兽了。 老公真的好变态哎!小囡无奈的看了我一眼,双手慢慢放开了。 你不也湿透了嘛,我猥琐的笑。毛毛都乱七八糟了! 不许你胡说!小囡嗔道。 嗯嗯,来吧!我都快渴死了。我已经疯了,说一些无耻下三滥的话。 这个样子不好啦,换个姿势。小囡爬了起来,像坐便一样,蹲在床上。然后 指了指胯下,把头放在下面哦。 我按小囡说的做了,小囡的阴部占据我的全部视野,粉嫩的阴唇微微张开, 露出里面的嫩肉,淫水从屄眼里流出,熠熠发光。 好一道鲜美多汁的鲍鱼大餐! 我忍不住伸出舌头一勾,顿时从这只美味的鲍鱼上刮下一层香滑的油脂,含 在嘴里细细品味。 什么舌尖上的中国,与我家小囡的极品鲍鱼比起来,简直是天壤之别! 我又凑上大嘴,对着这只肥美鲍鱼上的肉洞猛力吸食。 啊……太美味了!我感叹。 这个小小的肉洞里蕴含着无尽的汁液,甘美纯正,香浓嫩滑。比那百年佳酿 更使人迷醉。 噢……不要,不准你舔!小囡给我吸的花枝乱颤,两腿酸软,几乎坐在我脸 上。只好用手挡住我的嘴,这才缓过一口气来。 你坏死了!小囡又气又羞,再这样人家不跟你玩了! 好,好,我不吸了。我砸吧砸吧,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 哼!小囡这才放开手,警告我,再舔我就不玩了! 我猛点头。 小囡微微踮起脚尖,用指尖剥开两片大阴唇,美鲍透彻的展现在我眼前。 性感的阴毛沾着淫水,乌黑油亮,杂乱的贴在大阴唇上。柔弱的阴蒂此时已 经膨胀了,像一粒肉珍珠。屄眼儿像呼吸一样,一吞一吐。 接好了,要来了!小囡咬着唇提醒。 没一会儿,娇弱粉嫩的尿道口张开了,点点液体从里面溢出来。 我心里一颤,嘴巴张开成O型。 磁的一声,一股尿液从小囡胯下射出,但是马上又断掉了。 我咽下这股温暖的液体,说道,继续吧! 噢……小囡轻轻叹息。 又是一股暖流,远比刚才的汹涌澎湃,激射在我的上颚,鼻腔里都是一股尿 躁味儿。 满意了吗?小囡无力的问道。 啊呜!我一边吞咽一边点头。这画面是如此的淫乱,我却甘愿沉沦。 小囡莫名的看着我,柳腰轻摇,霎时尿液乱溅,冲击在我脸上,眼睛上,鼻 子上。 哦……哦……我病态的呻吟,强烈的屈辱感深深地刺激着我。 小囡脸上浮现出妩媚的笑容,你这个……下贱的奴隶! 哦……是的,我是奴隶,是杂种!嘴里含着液体让我口齿不清。 呵呵……一只冰凉的小手握住我那滚烫的肉棒,然后狠命的撸动。 哦……快感瞬间达到顶点,脑门一热,精液像子弹一样突突突飞射,持续了 十几秒钟。 哦……哦……哦……射精之后,我仍断断续续的呻吟着。 老公,爽了吗?小囡揩拭手指上的精液。 小囡,你太厉害了,爱死你了!我赞道。 哼,那还不快起来?躺在一个女人下面像什么样啊!小囡捏了捏我的龟头。 别说是躺,就是死在你下面,我也愿意啊。我今天算是懂了,什么叫牡丹花 下死,做鬼也风流!我动情道。 呸呸!什么死不死的,不许你乱说话!小囡打了我一下。 嗯嗯,我不说我不说。我意犹未尽的站起来,不忘在小囡的阴户上舔一下。 去去去,坏死了。小囡连忙躲开,害得人家又要洗澡,还得换床单。 要不我帮你洗?我坏笑。 你还不去回电话,小心是伯父伯母打过来的。小囡眉毛一挑,推开我,记得 把脸也冲一下,都是脏东西。 是啊,万一是我爸打来的电话就糟糕了! 可以这么说吧,我是被我爸打大的,我爸奉行的就棍棒主义! 而且他对我的管教非常严厉,出一点小差错,斥责打骂就来了,直到我念大 学之后,这种情况才有所改观。实例我就不举出来了,丢人! 这也直接导致我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无话可说,甚至一度离家出走过。 当然,现在的我,已不必像当初那样战战兢兢,如老鼠见了猫一般。不过, 那段儿时的敬畏,至今仍保留在我骨子里。 看了一下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呼,我松了一口气,不是我爸就好。 不过,居然响了六十几次。看来不像是打错了。我回拨了电话,是一个粗鲁 的声音,操你妈终于回电话了! 我顿时火就上来了,你妈逼骂谁? 电话里又换了另一个声音,喂,成哥,是我啊! 你他妈谁呀?我没好气的骂道。 是我,我刘小龙啊! 哦,是你啊,你干嘛用别人的手机打我电话?我问道。 刘小龙是我大学死党,我能追上小囡,也有这家伙的两分贡献。 成哥,我出事了,手机也被扣了,你可得救救我。刘小龙话刚说完,电话就 被夺走了。 还是刚才那个粗犷的声音,嘿嘿,你要是再晚一点打过来,他就要少一根手 指喽。 我这下也明白发生什么事了,刘小龙肯定是惹麻烦了,现在人家要剁他一根 手指。 这位哥们,有什么话我们好好说,没必要伤人是吧?砍他手指对你也没任何 好处。我冷静的说道。 哼哼,你倒是懂这个理,但你这个朋友就有点蠢了,在我的酒吧撒酒疯砸东 西不说,还给我一个哥们开瓢见了红。 我知道对方就是想讹银子,说道,这样吧,电话里不好说,你们是哪个酒吧, 我现在就过去。 嘿嘿,你还挺讲义气的。白色黄昏,到了就说找熊大,有人在等你的。 熊大?我差点笑出来,这不是动画片里面的人物吗?好像还有个叫熊二的。 好,我马上就过来。 挂了电话,小囡正在浴室里洗澡。 我说道,小囡,刘小龙出事了,我出去帮个忙,一会就回来。 他出什么事了呀?门开了,小囡从里面露出小半边的脸。 小事,我先去了啊! 小囡的警告传来,不准打架,知道吗? 是是是,我大声答应。 先去附近的ATM机上取了两万块钱,然后打的到了XX路,这一条路基本 都是酒吧迪吧KTV。 司机大叔指了指路,这里进去左拐就到了。 我下了车,这条街路灯很少,显得很昏暗,周围三三两两的男女簇拥着走过。 找到白色黄昏酒吧,门口两个黄毛正蹲着抽烟,叽里呱啦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我找熊大,我冷冷的说。 那两个黄毛扔了烟头,牛逼哄哄的打量我,瘦一点的黄毛更是嚣张,你就是 那小子的大哥?哈哈,怎么跟个小白脸似的啊? 带我去见你们老板吧!我忍着火气说道。 瘦黄毛还想说什么,被另外一个黄毛打住了,先见熊大,你要动手等会再说。 我顿时觉得有点麻烦了,能做到大哥的人物,一般都不会头脑简单只会喊打 喊杀的。相反,一些小脚色却总喜欢狗仗人势耀武扬威。 这家酒吧不小,一楼是清一色的卡座,中间是一些桌球等娱乐设施,音响里 放着震耳欲聋的摇滚乐。 二楼则是一个舞池,舞台上几个性感的美女DJ唱的正嗨,舞池中央,被男 人们包围的几个女郎已经开脱了。 三楼是包厢,真是服务周到,简直就是约炮一夜情的圣地啊!我这么想着, 在下面嗨够了就上来放一炮。 当然,这家酒吧肯定也提供特别服务的。 刘小龙被他们关在这一楼了。到了包厢,门口两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守着,里 面三男一女坐在沙发上,其中一个就是刘小龙了。 此时的他,正垂头丧气的坐着,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嘴角也被打破了,高高 肿起。头发乱七八糟,不知道被扯掉了多少。廉价的衬衣被红酒染成了黑色。 刘小龙一看到我,立马活了过来,要向我解释原因,我挥手制止了。 现在可不是争谁是谁非的时候。 另外两个男人一个跟我年纪差不多,长得还算清秀,额头上一个不大不小的 包。 这个人应该就是被刘小龙开瓢的人了。 另一个男人看起来四十多岁的样子,穿着一件棕色夹克,脖子上挂着一条粗 大的金链子,虎背熊腰,下巴那有一条细长的刀疤。 这个人应该就是熊大了。 女人就不多说了,一看就是做鸡的,脸上的妆比城墙还厚,正翘着二郎腿, 大口大口的吸烟。 老板,人带来了,瘦黄毛规规矩矩的说。 嗯,你下去吧。熊大说道。 嘿嘿,没想到你还挺有种的,熊大看了我一眼。 只是尽朋友的责任而已,我淡淡的说道。 嗯,其实也没什么大事,不过这位无辜挨了打的小兄弟,是我一个大哥的儿 子。你不给我一个交代,我就没法做人。熊大很是客气的说。 我知道了,你开个公道的数吧,我直截了当的说道。 熊大竖起了三根手指,不多,三万块。两万给这位小兄弟,另外一万是破损 费以及这位小姐的误工费。怎么样,够公道吧,要不是看你这么讲义气,我的那 一份起码得多加一万。 的确很公道,我点头说道,不过这位哥们的账就不对了,只是破了点皮,连 轻伤都算不上。 他不一样。还有,你少跟老子讨价还价,惹毛了我,今天让你躺着出去。熊 大眉毛一竖,倒有几分黑老大的样子。 那个男的并没有做声,只是冷眼旁观。 你不好惹,当我就是好惹的?!我大声喝道。 我嚣张态度反而唬住了熊大,凝神看着我,想要从我眼中看出什么来。 我可是表演帝,怎么会轻易让他识破?眼神没有丝毫怯懦,最多一万五,我 也不想把事情闹大,对谁都没好处。 对付这种人不能输了气势,越是软弱,就越是被欺负。 哪知熊大听了我的话却冷笑道,你给老子装!对着呼讲机吩咐道,老三老四, 进来收拾这小子。 操!我暗骂道,你他妈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啊! 门哐的一声开了,一个黑衣大汉猛虎下山一样扑了进来。 砰!一上来我就使出了全力,趁其不备,一拳猛击,疾如游龙,轰在大汉小 腹。 大汉闷哼,捂着肚子蹭蹭蹭倒退了好几步,撞在墙上。 军体拳?!另外一个大汉大吃一惊。 你知道?我也诧异了。 大汉说道,这不是普通军体拳,而是强化版的。没有十几年的履历和足够的 军衔,不可能学到这种武术! 我灵机一动,冷哼道,这是国家机密,休要在外人面前提起。 那个大汉立马对我敬了一个军礼,是,长官!退役士兵王建军报道! 没想到老爹教我的拳术这么屌,想来他以前在部队的职位不低。 熊大也是惊得说不出话来,想来也是退伍军人,见识过这种拳法。也愿意平 白无故得罪军区。 大汉在熊大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熊大微微点头,一改先前的冷酷嚣张,换 成一张谄媚的笑脸。 原来这位公子是军区的人物。您老人家怎么不早说啊?变脸的速度与幅度让 人叹为观止。 放人吧,还有,这件事你最好不要到处宣扬,我不想别人知道我来过这里。 我镇定的说道。心里不禁暗暗佩服自己,哈哈,我真是表演帝啊! 那是,那是。熊大讨好的说道。 至于那个西装男,早就露怯了。惴惴不安的样子,想开口又不敢开口。 熊大见状骂道,还不给我滚,得罪了这位兄弟,你爹都不敢保你! 那男的忙不迭的点头,仓皇离开了。 我心里了然,这男的估计是熊大手下的小混混,找来配合熊大唱双簧,只不 过表演功夫实在上不了台面。 我说道,本来不想暴露身份,只是你这个后辈太贪心了。 熊大哈要点头的说,嘿嘿,这点小事哪能让您费心啊!在下给您重新开个包 厢,点几个姑娘怎么样? 不必了,你当我是什么人?我不屑道。 笑话,在这里多呆一分钟就多一分危险,别看我表面上沉着冷静,心里却在 打鼓呢! 离开时,熊大还塞了个大红包给我,我自然毫不客气的收下了。反正这事无 迹可查,凭他这种小角色,不可能接触到手握重兵的实权人物。 刘小龙这次被吓得够呛,一路上都在不断抚摸自己的小拇指,生怕它会突然 丢失一样。 成哥,这一次可真是谢谢你了。刘小龙一脸感激。 别跟我说这种话,不过,同样的错误你不要再犯。帮得了一次帮不了你第二 次,刚才你也看到了,如果不是我运气好,我也跟着你一起栽了!我告诫道。 是,是,唉,这次根本不能怪我……刘小龙准备倒苦水了。 我连忙打住,不要说那些没意义的话,都过去了。我先回家,你也早点回去 吧。 说完,把熊大给的红包打开,抽出一半,大概万把块的样子,给了刘小龙。 我不要,刘小龙摇头说道,成哥,你收着吧,这本来就是你的。 随你,那我先回去了啊!有事就打我电话。 成哥……刘小龙欲言又止。 什么事? 能不能让我去你那儿住几天?我现在这模样真不敢出去见人。 我一想,也确实是这样,笑道,我倒是忘了,你一直爱面子。今天的事也是 这个缘故吧? 是啊,明明是我先点的姑娘,那小白脸跑到我包厢里来抢人,换了你也得发 火是吧?!说到这个刘小龙就一肚子火。 你现在气也没用,这样吧,你先去我那住几天,把伤养好。我拍了拍他的肩 膀。 行!刘小龙越发感激我了。 回到家,小囡正在玩电脑,我对刘小龙说道,你先去洗个澡,我找身干净的 衣服给你换一下,浴室就在那边。 好,刘小龙说道。 这房子80多平米,两室一厅,我和小囡一间,另外一间是为我和小囡爸妈 来这边住准备的。 当然,这只是出租房,以后和小囡有了小孩,就必须买大房子了。 小囡这时也发现有客人来了,问道,老公,谁来了呀? 刘小龙。 他来干嘛呀? 被人打了,不好意思见人呢。 啊!谁打的他呀? 当然是黑社会咯! 啊?老公你又打架了!你没受伤吧?小囡仔细检查我的全身。 你老公是超人,怎么可能受伤?我大言不惭的说。 哼,也不知道当初谁被打的鼻青脸肿,可怜兮兮的来讨人家同情!小囡双手 插腰,不屑的说。 有吗?那个人是谁?!我一脸茫然的问道。 你又装,讨厌!小囡掐我的腰。 哎哟哎哟,好疼,囡囡大人息怒啦,小的再也不敢了。 哼,小囡这才放手,示威性的朝我晃了晃杀伤力为零的小拳头。 好啦好啦,我去给小龙准备干净的衣服换洗。 老公,他要在这里住多久啊?小囡突然问道。 个把星期吧,等他脸上的伤好了就行了。 哦哦。小囡没再说什么,继续玩起了游戏。 刘小龙没一会就洗完了,换上了我的衣服,一扫刚才的颓废,整个人看起来 精神多了。 晚上你就睡这一间,我和小囡睡隔壁,你可别搞错了。我提醒道。 好好,成哥,这次真的是麻烦你了。 你小子今天怎么这么客气了? 唉,我现在才发现,真心肯帮我的就你老同学一个。别的什么同事,都是狗 屁!平日

里龙哥长龙哥短,出事了一个个躲瘟神一样! 得了,我可不想听你诉苦。别人帮你那是情分,不帮你也理所当然。是不是? 嘻嘻,老公,小龙同学!小囡这时穿着可爱的卡通睡衣,站在了门口。 柳,柳依!刘小龙看到小囡,口齿打颤,青紫的脸居然变得红润了。 小龙同学怎么成这幅模样了啊?小囡问道。 没,没怎么……刘小龙羞愧的低下头,不敢让小囡看到自己的脸。 我说道,就是跟人打架嘛,也没什么大事,过两天就好了。 哦!小囡背着手走了进来,歪着头打量刘小龙的脸,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 刘小龙头埋的更低了,躲躲闪闪的。 那些人也太坏了,好好一个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的帅哥,被打成这样!小囡 关切的说。 咦,小囡这是在讽刺他吗?我感觉有点古怪。 都是小伤,小伤,不碍事。刘小龙磕磕巴巴的说。被一个美女看到衰样,不 尴尬才怪了。 小囡不置可否,打了个哈欠,好吧,老公,我困了,先去睡了哦。 嗯,你去吧,我再和小龙说两句话。 嗯哼,小囡应了一声,转身出去了。 我说你也太害羞了吧?我取笑道,像个小娘们一样。 刘小龙见小囡走了,这才抬起头来,什么害羞啊?我这叫注意形象!你要是 被打成这样,你好意思见人吗? 得了吧,嫖客还要讲究形象?我挖苦道。 你!刘小龙气的说不出话来。 嘿嘿,瞧你的样子。活脱脱一只大熊猫。 我要是大熊猫就好了,起码没人敢这么揍我。 下辈子吧,这辈子多给阎王爷烧点纸钱,说不定就给你安排到畜生道去了。 去,你才是畜生!刘小龙没好气的说。 好吧,不说了,我也睡觉去。 别别,再跟我聊会,现在还早着呢! 我明天还得去上班,现在都快12点了。 这样啊,那好吧。 回到卧室的时候,小囡已经睡着了。本来想问问她为什么要讽刺刘小龙的, 也只好算了。 一夜无话。 第二天照常上班,至于刘小龙,我和小囡出门的时候,他还在睡大觉。 我在一个私企上班,待遇一般吧,凭我那二流大学文凭,能找到对口的工作, 已经很不容易了。 本来快要下班了,结果顾经理跑过来让我填一份表格,说下班之后交给她。 我看了一下,是一份调查表吧,主要对象是我这类入职不满一年的新职员。 下班之后,十几个男女聚在了一起,彼此不在一个部门,大部分上不认识。 现在才发现,其中有两个女人生得真好看,好几个大胆的男人就围着这两个 女生转。腼腆些的眼神也时不时往那边瞟。 弄得另外一边几个姿色普通的女人吃味不已。不过,这些事跟我都没什么关 系啦。 我悄悄打个电话给小囡,想来她已经到家了,然而接电话的却是一个男声。 心跳不可抑制的抽了一下:怎么回事? 喂,成哥,我是小龙! 操,怎么是你接电话,小囡呢? 你说柳依啊,她在做饭呢,不方便接。 我这才想起来,刘小龙也在家里,并且要住上好几天。而我每迟一分钟回去, 他俩就孤男寡女的多呆一分钟。 更重要的是,手机一般都是随身携带的吧。小囡不方便接,难道是刘小龙从 她裤兜里拿出来的? 这岂不是意味着小囡已经和刘小龙发生肢体接触了? 我的心砰砰直跳,我不清楚这种推论能不能成立,但确确实实有这种可能! 时间在焦急的心态中慢慢流逝,我真想立马飞回去看看小囡和刘小龙到底在 干嘛。 然而这个顾经理却偏偏故意跟我作对一样,迟迟没有轮到我。 眼看着留下来的男女一个一个走掉,我想死的心都有了。 最后一个是——李成。倒数第二个是那两个美貌女郎其中的一个,她出来后 说道。 这一层就我一个人了。 女郎对我礼貌的微笑,然后吧嗒吧嗒踩着高跟鞋走了。 现在离下班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 小囡也应该差不多把饭菜做好了吧,而她还没有回电话给我。如果是平时, 我已经和小囡坐在一起吃饭了。 家里没什么娱乐设施,就是一台电脑。刘小龙会不会很无聊?会不会跑去和 小囡搭讪? 而清纯可爱的小囡,会不会对受伤的刘小龙产生同情心呢?甚至为了刺激我, 做一些暴露春光的事? 她知道我的这个癖好…… 更何况,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那种暧昧的氛围…… 戴着无框眼镜,一身OL装扮的顾经理叽里呱啦说了些什么,我完全没听进 去。 李成!一个女声带着一丝愤怒唤道。 我清醒了过来,连忙道,您说,我都听着呢。 你听着?那你说,我上一句话说的什么?顾经理有力的敲了敲办公桌,颇有 我大天朝官员的几分风韵。 我顿时语结,我哪知道她说了些什么,一颗心早飞到小囡身上去了! 哼,我就知道你没在听。你以为我就想赖在这儿陪你耗时间吗?我也想早点 回去吃饭洗澡好好睡上一觉。所以你想要早点下班,就乖乖配合!顾经理扶了扶 镜框。 是是是,顾经理,从现在开始,我一定积极配合您。我嬉皮笑脸的说道。 算你识趣,我跟你说,这个调查主要受益人也是你们新职工,是公司福利制 度的改革吧,先在你们这儿做试验,看一下反响。顾经理一板一眼的说道。 顾经理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做,绝对不会给您拖后腿。心里却加了一句,只要 你让我早点回去。 哼,我的笔掉了,让你帮我捡一下都不配合,还谈什么配合工作?顾经理板 着脸说。 掉哪儿了啊?我乖巧的问道。 自然是你那边!顾经理背靠在了办公椅上,两只手交叉在胸口,好整以暇的 望着我。 我低头一看,一支黑色钢笔静静躺在我脚下。 侧下身子,捡起那支钢笔,抬起头的一瞬间,我似乎看到了什么,心里猛跳。 整个办公桌下方是镂空的。 抬起头,顾经理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我的脑袋又慢慢放下去了,鼻血瞬间喷出来。 一双黑丝裤袜包裹的大腿紧紧的闭合,黑丝的表面散发出暗淡的幽光。一步 裙的下摆已经褪到腰上,所以顾经理的整个下体都暴露在了我眼前。 由于是仰坐着,一道光线从顾经理的小腹处照下来,正好射在顾经理那神秘 的三角区。 而我,也借着这点微弱的光线,看清楚了顾经理那一小撮与黑暗混合在一起 的阴毛。 顾经理没有穿内裤! 我操!她是在诱惑我吗?! 我激动的不行,甚至闻到了顾经理下体飘过来的骚味儿。脑袋渐渐靠近顾经 理的下体! 怎么啦?你还没找到我的「笔」吗?顾经理把「笔」字说的重重的。两条大 腿这时分开了一点,春光乍泄。 找到了……我找到你的「笔」了……我颤抖的说道。 我的「笔」漂亮吗?顾经理问道。 我没看清,我喃喃的说。 那你看清楚点啊,还可以把我「笔」打开看看,里面有很多「墨水」!顾经 理的大腿彻底分开了。 我钻到了桌子底下,抚摸顾经理胯下的「笔」。 小成,姐姐的「笔」好久都没用过了,你给试试,看好不好用。 我隔着丝袜,在顾经理的「笔」上舔了一圈。汗水和淫水的味儿混合在一起, 酸酸咸咸的,古怪的味道却比春药更加让人兴奋。 顾姐,你的「笔」要用专业工具才能测试出好用不好用,我严肃的说道。 什么专业工具啊?顾经理舔了舔红唇。 我脱下了裤子,坚硬的大鸡巴跳了出来。 这就是你说的专业工具?顾经理握住了我的鸡巴。 你可不要小看它,它已经鉴定过许多好「笔」了。 那你快来帮我鉴定吧!顾经理躺坐着,两条腿岔开,搁在扶手上。然后刺喇 一声,在阴部上撕了一个小洞。 我挺着鸡巴,现在顾经理面前。 为了得到最真实的数据,我就不用其他防具了。我一本正经的说道。 快来快来,急死人了,顾经理迫不及待的说。 先测量水分,我对准顾经理的「笔」插了进去。 水太多了!我说道。 那你快想点办法啊!顾经理越来越急了,臀部却自己摇了起来。 要先用我工具把水挖出来一些! 快挖快挖! 我用龟头贴着顾经理的嫩屄慢慢刮弄,淫水顺着龟头带出一大把。 嘶……噢……顾经理长长的叫了一声。 我沾了一把淫水,放在顾经理嘴边,你看,这么多水。 少……少说话,多……多做事!顾经理浑身发颤。 哼!我速度加快了,用龟头使劲摩擦顾经理里面的嫩肉。 没两下顾经理就哎呀哎呀的乱叫起来,手脚在半空中抽搐,不知道该放哪儿。 我马上知道她要高潮了,龟头顶着那个敏感点就是一顿钻磨。 啊……啊……顾经理给我搞的直翻白眼,嘴巴张得大大的,喉咙发出无意义 的咕噜声。 这时候,顾经理的肉穴像嘴巴一样死死咬住了我的鸡巴,想起刚才的心焦, 我决定给胯下的骚货一个教训。 心里一硬,突然把鸡巴往她的敏感点狠命的捣下去,然后瞬间拔出鸡巴。 噢呜……一声尖锐的惨叫,顾经理竟然高潮失禁了,我仓皇让开,乳白的液 体混和着尿液飚出来一米多远,溅落在她的办公桌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