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功不如被俘虏
瑶琳的脑子,飞快地想着对策,灵动的眼珠转呀转呀的,突然想起奶娘曾受她一言,说什幺若遇着居心不良的男人,只要在他未得逞前,把他的种子撒了出来,他便会再无能力干那回事了!
但该如何把精子撒出来呢?关于这个,奶妈并没有说清楚喔!该怎幺办呢?早知如此,当初便该问个清楚才是!
唉!不再想它了!有道船到桥头自然直,还是先把目前的事情解决掉,免得他有机可乘,于是便道︰「要是你喜欢这样睡,我也没有你办法,但你得跑到远远去睡,不要睡进来。」
「妳认为我会吗?」狄骏故意打了个呵欠。
「你……你不能……不能睡在这里!」瑶琳大声道。
瑶琳当然知道,刚才他赤条条的在自己面前裸露,全都是他故意的做作,一心就是想诱惑自己,存心要打自己的主意!
「那有什幺紧要!」狄骏说着,身子亦开始移动,「两人一起睡,互相便能够取取暖,不是更好吗?何况,这种事情我们迟早还是要做的,妳怕个什幺?」
「我……我不要和你做!你不要进来!」她的身躯自然地往后缩。
「妳不要忘记,妳现在是我的俘虏,我要做什幺便做什幺。」
「我……我……」瑶琳又急又窘,登时咽喉窒塞。
狄骏敏捷的身躯已钻进了山洞,并且坐在她身侧,一手搁在她腰肢上,吓得瑶琳忙背向身体,娇嗔起来,「你好无赖,不要靠近我。」
「妳这个小妮子,敢情是把我的说话忘记了!」狄骏语含要挟,「惹火了我,妳哥哥的后果如何,也该知道吧。」
「你想怎样对他?我不是已经跟着你来吗,你要守你的诺言。」
「没错,妳是跟着我,但并没有乖乖的依从我,妳叫我该如何办!」
瑶琳一听,知他是不死心的了!
既是无法逃避,我们便斗斗法宝吧!她一咬银牙,「好!只要你发个誓言,永远不伤害我哥哥,我……我便依你。」
「这话可是妳说的,妳要记住。」
「你是答应放他了,是吗?」瑶琳暗自欢喜,第一步终于成功了。
「我只是说不伤害他,并没有说要放他。」狄骏郑重地说,「你哥哥伤了我不少兄弟,我就这样放走他,叫我这个做帮主的又如何向兄弟们交待,除非……」
「除非什幺?」她本来忡忡不安的心扉,霎时又亮起一抹曙光。
狄骏望着她那迷人的背影,那只盈一握的纤腰,丰满浑圆的臀部,看得他不禁欲火暗燃,猛地吞了一下口水,想干她的欲念愈来愈炽盛,胯间的宝贝也禁不起硬挺起来︰「除非妳是我的女人,换句话说,妳哥哥便是我的大舅,到时谁敢伤害他。」
「你这个人好卑鄙,分明是在要挟我!」
瑶琳虽然知道,这无非是他的借端要挟,可是又拿他没有办法,俎上之肉,只有任人宰割而已!
「妳说得对,我这个人,素来就是又好色又卑鄙,这正是我们做强盗的必要条件,更何况我是一个贼头。」
哥哥说得不错,身为一个强盗,还做得出什幺好事来!
瑶琳不禁为自己的悲惨下场而感到一阵哀伤,她明白自己今晚的处境,可谓大难难逃,她虽然曾想过一个方法,希望能保护自己的清白,但又不知这法子可行不可行,心里全然没有底,万一行不通,又如何是好?
但为了换得哥哥的安全,就是今晚失去她宝贵的初夜,她也不在乎了,怪就只怪自己贪玩,不理家人的劝告!
瑶琳咬咬口唇,终于下了决定。
「我想再求你一事,可以幺?」她的声线变得又软又腻。
「妳求我今晚不要碰妳,我说对了吧?」
「若然你肯放过我,当然是最好不过,我会非常感激你。」
「我情愿妳不用感激我!但听妳如此说,我刚才似乎是猜错了?」
「我只是希望,你不但不能伤害我哥哥,还要放了他走,若然你能做到,今晚你想怎样,我全都听你是了。」她已决定全豁出去了。
瑶琳明白,唯一能令哥哥百分百安全,又能让自己无后顾之忧,便是使哥哥离开贼人的魔掌,才是最安全的保障。
狄骏听了,嘴角微微含着笑意。「在我回答妳之前,妳须得先把身子转回来,面对着我,我向来不喜欢有人背着我来谈条件。」

第2页

--

瑶琳听后,脑子里又出现了他那裸体的画面,不由又有点犹豫起来,本已缓缓平静的心神,顿时又被他扯了回来,心跳也随之开始加促。
但她回心想,为了哥哥,这小小的尴尬又算得上什幺,只要不看他的下半身便可以了!
为了沈一鸣,她知道不能不面对他,就是要牺牲,只牺牲自己一个便够了,况且这个祸根,全是自己闯出来的!
瑶琳深深吸了一口气,先把眼睛闭上,徐徐转过身来,「这样可以了吧?」
「张开妳的眼睛望住我。」
狄骏紧盯着她,瑶琳飞红的脸蛋,在微弱的火光下,显得更加美艳动人,令他不由倒抽一口气!
瑶琳无奈,心想这岂不是有意调侃人家吗!
少女的羞耻,让她感到喉头发干,脸上的红晕,立时直窜至耳根,她慢慢张开眼睛,将视线全都集中在他颈项之上,她眨着长长的睫毛,与他的目光交缠着。
由狄骏眸中流露出来的眼神,使她感到无比的恐慌,他现在的黑眸,变得异常深沉,熊熊燃着吓人的欲火,而那股光焰,更叫瑶琳难以呼吸,一颗心突然跳个不停。
狄骏也为瑶琳的美貌,感到再难以抵抗,一股想要拥有她的欲望,再一次缓缓地在他脑中扩散。
可惜的是,她若然不是沈啸天的女儿,将会是多幺好!狄骏一想到她的父亲,那股欲望霎时一扫而空,变成一团仇恨的烈火,不住在他身体的另一隅蔓延。
妳不能怪我,要怪便怪妳这个天杀的父亲好了!
瑶琳见他神色几变,心里虽感不解,却没有放在心上,接着问道︰「你愿意放我哥哥吗?」
「可以,但不是现在。」狄骏盯着她的眼睛,「十日之后,我会派人通知妳父亲,只要妳父亲能答应我一个条件,我马上放他走,但在这段期间,我只能保证他的安全,只要有我在,绝对没有人敢伤害他,甚至是他一根头毛。」
「你要我爹爹答应你什幺事?」瑶琳皱起眉头问。
「到时妳自会知晓。」
「那我又怎样,你会放我吗?」她实在很想知道自己将来的命运。
「妳……」狄骏冷冷地干笑一声,「妳不是要做我的押寨夫人幺,还能回去哪里?或许,当我对妳厌倦后,会放妳回去也说不定。」好残忍的一句说话。
瑶琳听得攥紧拳头,一股寒气自她背脊窜遍全身。
「我早便对妳说过,这是妳的宿命,害怕了吗?」狄骏探前脑袋,嘴唇也快碰上她的脸颊来,瑶琳不由往后退缩避开。
「既然你说这是我的宿命,我害怕也没有用……!但我希望你能守诺言。」
她唯一的希望,便是哥哥能尽快离开贼窝回家,到时父亲必然会来拯救自己。
狄骏冷笑一声,「我虽然是个强盗,『一言九鼎』这句说话,我仍是懂的,倘若我这个做老大的,连『信用』两个字都没有,我这个帮主还当得成幺?」
瑶琳仰视着他,想着他这句说话的可信性。
突然,狄骏把她拉近身来,令她吃了一惊,还来不及反应,他便用左手托着她背部,让她的后脑枕在他的肩膀上,身子仰躺着面向他。
「放开我……」话还没有说完,狄骏已俯下头来,吻住了她的唇。
瑶琳紧闭双唇不让他得逞,可是,他的魔掌已移到她下颚,五指施压,强迫要她的唇为他张开。
瑶琳不得不屈服,小口圆张,而他的舌头,马上炽热且急遽地深深进入她口中,把她的小嘴全部占有了。
这种崭新的占有,令她本能地想往后撤,只是他强而有力的左手,紧紧地托着她,拒绝了她一切的反抗。
狄骏用他坚毅的唇,封住了她微弱的抗议声,用舌尖不住在她口里卷动,挑逗她的舌头,要她回应他,而这个吻,是如此地充满饥渴和急切,狂野地饱尝她的甜蜜味道。
在狄骏的挑诱下,这种甜美,令瑶琳开始软化,也开始学习回应他,小舌缠上了他的入侵,相互撩动和探索。
不久,瑶琳变得和他一样地狂烈,续渐放弃了她往日的矜持,她再也毫无忌惮,缓缓抬臂牢牢抱紧他。
狄骏的右手正往下慢移,终于来到她高耸的乳房,攀上那浑圆的高峰,隔着衣衫把她整个握住,并开始搓揉起来。

第3页

--

「啊……!」一阵迷人的轻吟,自瑶琳口中逸出!
她的饱满和柔软,直叫狄骏乐在其中,胯间的宝贝更觉硬挺,而他的硬挺,正好被她的腰肢紧压着,这折磨人的状况,使他更显难受。
狄骏一个翻身,把她放仰在地,身躯随即盖上,双手捧定她的头,口唇继续吸取她的蜜味,顿把瑶琳的注意力,全集中在她的嘴上。
二人牢贴的身躯,使她清楚地感觉他胯间的挺硬,瑶琳同时发觉,他是刻意地用「它」抵住她大腿,且不停地挪动磨蹭,使得那硬物贴在她脚上滚动。
这种无法形容的激情感觉,是多幺的具诱惑性,直到她身躯热情地扭动配合他,放荡地用腿摩蹭他。
狄骏的拥抱和贪婪的大手,使她本来温驯柔软的身体,已开始变得热情绷紧。
天呀!她是多幺的甜美,光是抱着她,便令他浑身充满了欲望,尤其发自她喉间的细小性感呻吟,更几乎将他逼至疯狂。
狄骏知道,自己不可能只是接吻便可感到满足,他需要的是更进一步。
他缓慢地,推开搁在他肩上的小手,双手探向她胸前,开始解除她身上的阻障物。
骤来的大胆举动,顿时令瑶琳在陶醉之中,迅速醒转过来,急切地抽回自己的唇,惊惶道:「不要,不可以这样。」
瑶琳意欲挪身逃避,可恨的是,就在她身躯能回应大脑的命令前,她上身的衣衫,已被他拉至腰际,只剩下一件银白色的兜儿。
瑶琳高耸饱满的乳房,却高高地把肚兜撑起,显得呼之欲出。
就在她惊吓之余,狄骏却巧妙地松开了她颈后的带子,肚兜旋即脱落,也被他抛向一旁,一对浑圆优美的玉乳,全然袒露在他眼前。
瑶琳感到胸前一凉,大惊之下,连忙用双手揜盖自己的丰挺,可是竟被他用手阻止了!
瑶琳只觉羞耻得无地自容,更使她满脸泛红,侧头闭眼不敢再看他,但她仍是感觉得到,他正用专住的目光,盯紧在自己一对乳房上,使她更感娇羞不胜!
「妳好美!」狄骏不停地吸气,瑶琳的乳房并不巨大,而是刚好给他大掌包容的浑圆,顶上两枚已发硬的淡红,散发着处女的色泽和幽香,幼嫩可人,惹人掎摭!
狄骏用一双大手,自乳底往上轻推,继而包容在掌中,开始恣意把玩,让她瞧着美乳在自己手中变形。
「唔……」一种难拒的快感,叫她不能不仰起下颚,从喉中逸出一串细碎的呻吟,那股难言的快感,倏地自她双乳窜散全身。
当他用手指挟弄她的蓓蕾时,瑶琳美畅得自心中喊叫。实在太舒服美妙了!
瑶琳不曾想过,原来她素来自豪的美乳,只是被他稍一搓揉,便带给她如此令人兴奋的快感!
她不由自主地微微拱身向他迎凑,开始迎接他磨人的碰触。
一脸的悦愉,像似不希望他双手就此离去般,好让自己能继续享受这温柔的爱抚。
狄骏一面把弄,一面凝视她的脸部反应,只见她星眸半闭,一脸如痴如醉,夹着那半羞带喜的模样,更令他大为亢奋。
他突然收回双掌,沉重的身躯徐徐落下,整个人覆盖在她身上,使她优美尖挺的玉乳,全然平贴在他胸膛,随着他身体的移动,立时使她敏感的蓓蕾变得更为挺硬。
瑶琳忘我地抬起双手,亲昵又温柔地紧紧围住他的脖子,把他往自己拉,她不想他离开,渴求他更多甜蜜的施予。
狄骏开始用舌舔洗她的耳朵,那痒痒的感觉,叫她不由自主地连连打了几个哆嗦,她侧起头,好让他更容易进行,当他轻咬她耳垂时,瑶琳不禁惊喘出声。
那热呼呼的气息,令她感到异常地兴奋,并且有点晕眩。
「舒服吗?想不想我继续下去?」狄骏在她耳边喃喃诱惑她,听得她既甜蜜又温暖,登时对他产生一股前所未有的需要,但需要什幺,连她自己也说不上来,只是不住地喘气。
狄骏的大手,滑向她的饱满玉峰,爱抚着她,摩弄着她柔软的乳尖。
瑶琳本想避开他这炽辣的举动,但当他那宝贝的坚挺紧抵住她小腹时,登时叫她停止了任何挣扎,一股温暖的疼痛与骚动,猛然直攻向她。
从狄骏那沙嗄的叹息,显示出他是多幺喜欢这亲昵的碰触。

第4页

--

若说瑶琳,要是她够坦白,她也必须承认,她同样是多幺喜爱这混乱的感觉。
狄骏的唇已取代了他的手,用嘴来品味她的乳房,他的吸吮轻啮,登时令她已失去了全部心神。
那种舒服的感觉,是如此地强烈。
瑶琳不由紧闭上眼睛,迎接这奇妙的感受。
吸吮愈来愈激烈。
「嗯……啊……」她实在再无法再忍受了,忘我地嘤咛出声,不自觉地拱起身躯迎向他,她的双脚,不耐地挨擦着他的生殖器。
瑶琳生涩的诱惑举动,教狄骏深深吸了一口气。
狄骏确实很想要她,狠狠地干她一顿,但不知为何,另一隅的心思却反抗着,一股自责的念头充仞他整个脑袋,这是他从不曾有过的感觉。狄骏尝试平静自己的需渴,他要暂时离开她,需要从新考虑这个问题,他双手支地,从上往下直视她。
瑶琳感觉到她的改变,茫然地张开眼睛,凝望着他那炽情的眸子。
在她眼中,狄骏是她所遇过最富魅力、也最令人心慌的男人。
溶溶夜色和火光下,却没有丝毫软化他的面容,使他看来更冷硬、坚决和俊朗,越多看他一眼,越无法移开眼睛。
「停止了吗?」瑶琳幼稚地放低语音问。
「妳想停止?」
她不知道如何回答,她心里只知道是应该停止继续下去,但回想刚才的感觉,又是多幺地甜美,教人何等舒服!
狄骏望着眼前的可人儿,那种纯真娇美的俏颜,不住地深深吸引他,使他再度产生混乱,他无法不诚认,瑶琳在他心中的地位,确实和其它所接触过的女子大有不同。
「还没有」狄骏说着说着,他的双手又开始推握她胸前的玉乳,形成一度深深的乳沟,极度诱人。
「啊…………」瑶琳仰头长长轻呼一声,樱唇半张,目含润光。
狄骏牢牢盯着她的表情,「喜欢我这样幺?」
「不…………不知…………」他的举动令她变得有气无力。
到这个时刻,狄骏再难舍得就此停止,乘着她陶醉忘情之际,他一边抚弄,一边抽出一只手,褪去她下身的衣物。
待他停止所有动作后,瑶琳方发觉自己经已全裸了。
两人的肌肤,密切地贴在一处。
瑶琳直接感到他那硬热的宝贝,不住在她大腿上滚动,而这吓人的触感,却迫得她近乎疯狂,心跳也加速了数倍。
她意识到危机将至,人也马上清醒了不少,瑶琳对自己说,决不能让他得逞。
但她又应该如何做?不由又想起奶娘的说话。
她一点也不懂,到底是用什幺方法,才能把他的种子弄出来?
瑶琳灵感一触,心想道︰「自己虽然一窍不通,但他自己总会知道罢,我大可以问他耶!」
她望向狄骏,却发现他已把身子挪开,以手肘支身,侧着身躯睁开一对迷人深邃的眼睛,不停在她身上扫。
瑶琳顿感又羞又窘,一惊之下,连忙用双手掩住身上的重点。
「不准看!」
狄骏笑道:「摸也摸过了,还要害羞。」说着用力把她双手移开。
瑶琳的身体,是他所见过最美丽的,纤腰丰臀,衬着一对线条极为优美的长腿,而这对修腿,竟连半点浮筋也没有。
尤其她那如脂若雪的肌肤,细腻润白,真个吹弹欲破。
如此完美的娇躯,狄骏愈看愈觉不能移开眼睛,一只手自然地抚上她的娇躯,把玩有时,再徐徐往下游移,动作亳无忌惮,直移到她双腿之间。
当来到她的花穴外围,使瑶琳大为吃惊,赶忙按住他的手。
「不可!」她撑起身,欲要制止他继续下去,但身子一坐起,视线登时落在他胯间,一根粗长的巨物,竟硬挺挺的竖在她眼前,不由把她吓了一跳!
它……它……怎会这幺大?比之她刚才所见的,足有大了一倍有余,很是吓人哦!
瑶琳见了这怪物,使她更感惊悸,更教她下定决心,绝对不能让它得逞,不被他弄死才是怪事哩!
狄骏见她张嘴结舌,不禁偷偷暗笑,道:「瞧来妳挺喜欢我的宝贝呢?」
「你乱说,谁喜欢你这大怪物!」连忙把眼睛移开。

第5页

--

「是幺,我这罕有的宝贝,不是人人可以拥有的,只要妳尝过一次,保证妳毕生难忘。」狄骏自豪地说。
瑶琳掩着耳朵不去听他胡言乱语,良久才问道:「我有一事想问你,可以幺?」
「咦!什幺事?」
「我听说,男人的……的种子,是由这里出来的,是真的幺?」
狄骏听后,霎时也为之一呆,没想到她问的竟是这个东西。
他皱皱眉,凝视她半晌才朝她点点头。
「真的吗!你可否现在弄出来给我看看?」
狄骏禁不住大笑起来,「妳是真不知,还是假的不知?」
瑶琳双颊一红,愣头愣脑的望着他摇头。
「妳想要看还不容易,一会儿妳准能看得见!」
「为什幺要待一会儿,现在不可以幺?」
狄骏又大笑出声,「当它和妳结合时,不用妳请『它』也会出来。」
瑶琳不解,「为什幺?」
「不为什幺,因为它喜欢在那里面。」
「我才不要哩,况且你在说慌,我听说的并不是这样。」
「哦!是怎样?」狄骏轩着眉头问。
「我怎知道,就因为不知道才会问你。」
狄骏深深望着她,眼蕴疑惑,「妳为什幺想看这个?」
瑶琳知道,自己的计划决不能让他看出来,于是微微一笑,绕着路子问道:「我……我……我只是想看看……那些东西是怎幺样子,若是在里面我又如何看得见,我说得对吗?」
「没想到妳的求知欲会如此强!」狄骏看着她微微一笑,似乎看出了什幺,「既然一定要看,妳就来帮帮忙吧!」
「我帮忙什幺?」瑶琳张口望住他。
「自然是帮手弄它出来。」狄骏邪邪地笑一笑,「来!用妳的手试试看。」
狄骏说完便仰身卧下,一根庞然大物,立时高高的竖在她眼前。
瑶琳望着它不禁脸红耳赤,一时竟迟疑不定,但想着自己的计划能顺利进行,胆子也渐渐粗壮起来。瑶琳望望他,无奈地只得依他所说,徐徐侧身伏在他身上,半边身躯全然压在他腰际。
只见瑶琳颤料着小手,五指微微屈曲,缓缓把它纳在掌中。
哗!直是热得炙人手心,还觉它在掌中隐隐脉动。
但那物事的触感,却比她想象中来得好。瑶琳握在手中,实在没想到那感觉竟会是如此,还带给她体内阵阵的兴奋!
瑶琳这一个姿势,是多幺的充满诱惑性,一个丰满高耸的臀部,正好落在狄骏的眼前,尤其她那鲜红粉嫩的两腿之间,正自汨汨地渗透着蜜液,一闪一闪的,惹得狄骏两眼发直。他忍不住轻叹了一声,大手不自禁立即活动起来,这样美好的触感,足以摧毁任何男人的意智,叫人爱不释手。
狄骏急不及待,先是把手滑进她柔嫩的腿间,轻拨花瓣,随即用修长的中指,缓缓进入她紧窄的花径。
「啊……住手……」瑶琳轻喘一声,处子的羞涩,令她本能地夹紧双腿,抗拒着他的深入,令她浑身强烈一颤。
「把脚跨上来。」狄骏发下命令,并用手抬高她的大腿。
「不……好羞……我不要!」
然而,狄骏没有理会她,双手定住她臀部,教瑶琳的胯间刚好跨压在他的头部。
「啊……不要……你不能……」她可以感到,狄骏的手指正不住在那里出入,摩蹭着她的膣壁,阵阵的原始快感,随着他的动作,一浪一浪地涌向她。
「妳真的好紧。」狄骏抽出手指,微微开她,改用双指进入。
「嗯……」她的心想要他停止,但她的身体却违背着,倒反而情不自禁地扭动丰臀,配合他的戳刺,渴求更多更多的快感。
狄骏的动作,愈来愈是急促粗野,一时之间,瑶琳的蜜液开始浩浩狂涌,只听得「吱吱」的流水声,不停响现。
「不……我受不了!」瑶琳竖臀直喊。
这时,狄骏改用他的舌头来代替,狂野地品尝她的美味,深深地吻着。
没想到,她的滋味是如此醉人!
瑶琳迷失了,从不曾有过的快感,顿时自她花穴弥漫开去,体内某处的空虚感,越来越是沉重,令她痛苦难当。
她似乎再难抵抗这份折磨,销魂的呻吟声,从不间断地在她口中吐出。

第6页

--

当一切动作停止,瑶琳已是浑身无力,虚弱的爬伏在他身上,体内的激荡,良久仍不能平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