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兵颜作者不详





兵颜


字数:16146字

引子

初秋,凉爽的海风让人倍感轻松。在海成市东南的A20公路上,由3辆「大奔」车组成的车队亮着它那眩目的车灯,借着夜幕的掩护向海成机场方向疾驶而去。在距机场不远的的岔路口3辆依次转上了一条通向「堆放废旧物资仓库」的小路。再行了一段路后,通透普蓝的天幕将仓库顶棚的轮廓勾勒出来,渐渐地愈发清晰愈发地露出它那阴森的面目。

到了仓库门前,借助着车灯可以看到仓库门前已经停着4辆车,1台「霸道」吉普车3台「丰田」面包车。再仔细看可以看到车内车外都有人影闪动。就在「大奔」车停稳的同时仓库门也「嘎~~~ 」地打开了,自门内转出5人在屋内灯光的映衬下可以判断是2男3女,他们正快步向「大奔」车这边移来。

「大奔」车上坐着的是海成市IT业巨头金哲成的手下方天虎。虽说是IT巨头,但实际是一个在海成市根基很深的黑社会集团号称「金氏财团」。

方天虎此行是与反政府武装「红羽」做一笔芯片黑交易。由于「红羽」在与政府军作战中空中优势的丧失,所以她们急于想得到飞弹关键部位的芯片以加强她们的防空力量。然而这一点恰恰又被「金氏财团」当作了抬价的砝码。

闯荡江湖多年的金哲成自然也意识到与狼共舞的危险,但经验告诉他即使这次与「红羽」闹翻她最终还是要找自己做这笔买卖,因为除了国外在国内就没第2家IT敢冒险了,所以这次他断定是吃定她了。为了慎重起见他把任务交给最为得力的手下五虎将之一的方天虎。

方天虎185CM,长得是仪表堂堂,加之能文能武办事十拿九稳是深得金哲成宠信。但这次金哲成要他在万一交易失败的情况下把芯片带回。此差到手方天虎也就没消停过。

首先是想方案:对「红羽」他是早有耳闻,「红羽」是以女兵为主的武装,但打仗她们毫不逊色与男人可谓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因此他也不敢轻敌,考虑了几个方案。

其次是选人:由于连年的战事,举国男女比例失调,就连政府军也女多男少。
自己公司里也是这样的局面,五虎将:方天虎、催晓婉(女)、杨丽(女)、张敏(女)、艾小虎也是3女2男各自的手下就更不用提了。好在这里的女人经过训练也经历过多次的历练不一定斗不过「红羽」。

所以方天虎选了182CM格不羁,有着百步穿杨好枪法的艾小虎;挑了个头175CM感冷静,散打出众的杨丽;另外又挑选了12名都在168CM左右的精干女保镖。

最后是在一起根据方天虎的方案演练了一番。

*** *** *** ***

(交易)

「大奔」车停稳后3辆车几乎同时打开车门。

前后2辆,车门开处只见10位佳丽飘然而下,几位姑娘的秀发或黄或黑但都波浪式一泻至肩,秀发飘处可见耳上戴着对讲耳麦,鼻上架着夜视墨镜,白皙的秀颈处戴着黑色透明暗花且印有「金氏财团」标志的窄颈脖。

上身穿黑色立领皮质短夹克,内里是低胸浅色紧身薄T恤。下穿侧叉黑色皮质短裙,腿上是黑色暗光薄丝袜,脚上一双铖亮的黑色长统靴。加之肩上单挎的微型冲锋枪使姑娘们秀气中带着几分杀气。

中间那辆,车门一开下来3位小姐。前门下来的是一头不对称短发的杨丽,由于定型水的作用下她的短发即有型又闪闪发光,耳朵上亦戴对讲耳麦,鼻子上也一样架着夜视墨镜,上身是白色长袖低领紧身T恤,下身是一条面料很薄的贴身牛仔裤,脚上一双耐克鞋。

从后门两侧下来的是2位一身浅色职业装的小姐,2人高挑的身材一头直发披肩,娇小的脸庞,淡淡的油彩,两条长长的秀腿在灰色超薄丝袜的映衬下更透出几分骨感,脚上的高跟鞋把两位女郎的轻盈一下烘托出来,活脱脱的婷婷玉女。
不同的是1位小姐手上拎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在电脑与纤纤玉手之间有手铐把两者连在了一起。估计此电脑与芯片密切相关。自然此小姐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最后下车的是方天虎和艾小虎,他们俩都一身西装革履显得气宇不凡。
「金老大!一路颠簸辛苦了啊!小弟王占骏有失远迎还望海涵啊!」说话间对方5人以到身边。

「哪里!哪里!王将军过谦了!小弟方天虎让将军久等了。我老板今晚有约交代小弟代劳,还望将军包涵啊!」方天虎一边答话一边打量来人。

就见那走在最前面的男人约莫40上下,178CM左右的个头,长得一脸的霸气,宽肩膀一身浅色西装略有一点肚腩。是有一股将军气度。

紧跟在他身后的是两位175CM左右的小姐,左边那位秀发盘头,轻描眉瓜子脸,一袭合身的黑色晚礼服丝绒黑色淑女长手套,肉色丝袜高跟鞋,显得妖艳迷人。右边那位扎一头马尾辫头上戴着印有「红羽」军徽的遮发正好压在额头之上,使之额头愈发饱满,细眉大眼小鼻准,粉颈处扎一条蕾丝颈饰。

上穿黑色健美短背心把个乳房烘托得更为挺拔,手上带着露指武装手套,左臂戴着印有军徽的臂带,腰间松垮垮一根武装带右侧枪套里一把手枪,黑色紧身健美中裤把胯部轮廓勾勒得是一览无疑,脚上是一双冲锋短靴,从露出的小腿部看她还穿着一双天鹅绒灰丝袜。




在2女郎身后的是30上下,170CM左右的男人,他戴着一副金丝边近视眼镜,四方脸着一身深色西服显得文质彬彬。在最后是一位黄色波浪发的女郎,看个头也在175CM左右,描眉画目艳丽逼人,秀颈处系一条白色颈带,穿一件白色短袖低胸紧身T恤,腰间一条武装带挂一把左轮手枪,下身一条土黄色热裤肉色薄丝袜,脚上一双土色反皮长统靴。椐此架势方天虎认为要防备的重点还是这王将军周围的女人。

「金老大既然没空来方先生来也一样吗!只是东西不要忘带来就可以了啊!啊!哈哈哈!……」王占骏握着方天虎的手开起了玩笑,而手上也略略地用上了劲。

方天虎知道王占骏很不简单也可谓战功赫赫,对于来自对方地多方试探自然也不敢怠慢,一方面手上不露声色地用了力,一方面回敬道:「哈哈哈哈……没想到身经百战的将军还真会说笑啊!哈哈哈……就是借我一百个胆,小弟我也不敢空手来啊!那!你看我们钱小姐手上拿的便是将军要的东西。」方天虎顺势指了一下身边提电脑的钱婷小姐。

「哦!……哈哈!钱小姐……哈哈……好!」王占骏顺着方天虎指的方向,向钱小姐点头示意,继续道:「让姓『钱』的小姐保管值钱的东西,那一定是再保险不过的事了!啊!哈哈哈哈……」此言一出在场的人都相视哈哈大笑起来。
经过彼此介绍,大家寒暄客套了一番。对方穿礼服的芳芳小姐提醒道:「将军是不是该让客人到里面慢慢了啊。」

「哦,呵呵……对!芳芳说的对!那就请方先生我们里面慢慢聊!怎样?啊?」
「好,请!」方天虎爽快的答应对方的同时很快同身边的人交换了个眼神,意思让大家小心真正的较量开始了。根据事先设想艾小虎让老大带上2位女保镖,自己留在了外面左外应。就这样一行人有说有笑进了仓库。

早在进仓库之前方天虎已留神看了周围环境,仓库门前有2位女兵警戒着,门两边是停着的车辆,左右各两辆,每台车上都有一位女司机坐在驾驶座上,尤其是面包车周围车里车外都有女兵在活动。不由心里想:小虎压力不小,只希望他不要马虎贪玩而坏事。

进了仓库里面灯光骤亮,仓库一楼几乎堆满东西已无容身之地。进门左转是一条由物品堆砌而形成的小道尽够两人通行,几步便是一把铁梯,铁梯上下各有一名女兵把守。

方天虎这时才看清女兵的装备,她们头带一顶印有军徽的深蓝长舌野战帽,帽檐压的很低,脑后秀发盘起露出白皙粉颈,耳上亦带对讲耳麦,上身穿深蓝色无袖连颈环的薄T恤,在颈部至胸前部位是玻璃沙面料,以至于可以看到女兵们里面的身份牌和深深的乳沟,煞是感。

手臂上套着过肘的深蓝色吊指长臂套,手上戴着露指武装手套,左臂上戴着印有军徽的臂环。腰间是一条浅色宽武装带,带子右侧挂着小杂务包,左侧是细长的弹夹盒。下身是深蓝色开叉短裙一条深蓝色裤袜勾勒出优美的腿部轮廓,脚上是黑色长统军靴,鞋帮处插着军刺,肩上都斜挎美制冲锋枪。加之女兵们都170CM左右的个头看上去是即感又神武。

「敬礼!」随着人群走近女兵挺胸立正向大家敬礼!随着女兵的动作和灯光的作用才让方天虎体会到刚才在外面自己所错过的那一幕是多么美好。

「敬礼!」随着第2位女兵的敬礼,一行人已到了2楼,2楼是沿墙搭的平台,没走两步就是个大平台连走道是大露台后面便是一间屋子,屋门口也有一名女兵站岗。随着再一次女兵的敬礼!一行人进了屋里,方天虎让两位女保镖在门外受着也用眼神告诉她们小心。

屋子是个废弃的会议室里面除了一张方桌和几张椅子就没什么东西了。一进屋刚站定杨丽就蹲身借口打鞋带来察看桌底及周边情况,确认无事。此时大家也分主宾入座。由于都是行伍之人,话题很快就集中到交易的主题上了。

谈判也很快陷入僵局,其间几次剑拔弩张都被方天虎和王占骏所制止了。最后只能不欢而散。方天虎一行人起身出门。

王占骏蹩着火,向身边的人蹦出一个字:「抢!」

一下子2位女郎「嗖~ 嗖~~嗖」地向屋门窜去,「卫兵~~!截住他们!」她
们边跑边下达了命令。

屋门口的女兵听到里屋的指令,迅疾一边举枪一边高喊「站住!」可已经迟了,就听「哒哒哒哒哒!」

「啊~~~~」一阵枪响女兵的娇躯上多了两排冒着青烟的阴森弹孔,身体一下就向后弹进屋里,最后在地上身体侧向做了个反弓就变成一摊死肉再也不动了。她的尸体也不巧堵在了屋门。

同时,穿健美服的余红和黄波浪的娇娇也到了门口,看着地上女兵的死尸她们知道方天虎早有戒备,如跨过尸体冲出去必挨枪子。因此只有先移开尸体。于是她们一起拽着女尸的一只手往里拉,「可恶!好象还蛮沉的!」

「废话!她170CM的个好坏也有100斤左右了,成了死肉还不再沉点啊!嘻嘻!用力吧!」

尸体被她们拉了进去,在地上留下了一条「L」的血迹。现在的屋里除了原先的女人香水味又增添了一股血腥味。让一直闻惯血腥味的王占骏精神为之一振说道:「妈的!你们都给我上!我就不信几个毛贼能出得了这里!芳芳你也去,我这没事!」原来芳芳是他的情妇兼保镖。

「我也去吗?


」身为技术员的孙强胆怯的问。

「哈哈!没经历过这场面吧?也是老是在后方,没见过死人。看你那样还象男人吗!让芳芳带着你见识见识吧!」

「好吧~~. 」就这样芳芳带着来到了余红和娇娇身边,2个女郎看了看孙强忍不住笑出声来,娇娇一边从女尸头上取下对讲耳麦,拿过冲锋枪,一边冲着孙强道:「你就帮忙把尸体拉进去,打扫战场吧。」

孙强无奈的瞪了一眼娇娇道:「恩~ 不过怎么弄我不会啊?」

「叫芳芳帮你啊!」余红抢白道。

「哦!」

他个文质书生一直在国外读书哪经历过这事啊。现在到这地步也就只有勉强答应了。3个女郎看着他那傻样不觉好笑。

孙强被这帮女流嘲弄一番心里好不生气,但转念一想自己好坏也是男人这点事搞不定才怪呢!遂清了清嗓门道:「那好!请2位让一下……。」说着他两只手已拉住了女尸的两个手腕,用力把尸体向屋里拉。

自他接触女尸手腕时他感觉她的手还是热的,就和其他女一样手腕处柔柔的,然而在拉动时看着女尸后仰的头,表情扭曲的脸和沉沉的尸身。才让他不得不意识道那真的是一具无生气的尸体。等他把尸体拉了,转到桌子另一侧时一直跟着的芳芳说:「就在这吧。」

孙强放开了女尸的手,芳芳一只脚跨进了女尸叉开的两腿间蹲下了,拎起了女尸的一只手在空中晃了晃说:「过来蹲下!知道怎么弄吗?」

孙强看着她又看了看被她拎着的耷拉下手腕的女尸的手,摇了摇头。芳芳继续道:「她现在什么也不能做了,你可以想对她怎样就怎样。」只见她拎着女尸的手去拍打女尸的和脸,女尸除了颤抖了一下就没有其他反应了。
芳芳最后把女尸的手高高举起两眼却直直盯着孙强,然后把手一松,只见女尸的手象空中坠落的残叶「啪!」的一下落自己胸前再弹落到身体一侧。

「该你动手了,先摘她的身份牌吧。」芳芳几乎用命令的口吻说。

「身份牌?在哪啊?」

「笨得可以,还留学呢。在她脖子上!」

「哦!」自看到芳芳玩弄尸体的手臂时孙强就开始有了种莫名的快感,现在让他自己来,他是又紧张又激动。这时他才仔细的去看女尸。

女尸乌黑的头发散落在脑后,由于取耳麦和移动她使得尸体脸上也耷拉着几缕凌乱的青丝,随着孙强的脸凑近,几缕青丝跟随着他的呼吸在她脸上无助的摆动。孙强看到了她眼睛瞪得极大直可惜明眸失色白多黑少。嘴几乎是张着的,可以看到里面的牙齿。脸上试过粉黛,虽然死了但还可闻到女人的香味。

再往下是女尸的脖子只见粉颈僵僵的拉直裸露的部位异常白皙,孙强的双手分左右自然的捂在女尸腮帮下,能感觉到女尸尚有余温的体热和柔软的肌肤使他神经不由得兴奋起来。再下去就可以看到在深蓝色玻璃沙里面的身份牌了,不由地问:「是她衣服这个牌吗?」

「是呀!」

「……怎么拿啊?」

「你说呢?脱她衣服呀!」

「啊!……」

「不敢啊?!」

「不是,……好吧」孙强不由得脸红了起来,但内心却异常兴奋。由于激动手的动作显得机械而笨拙,他动手开始扒女尸衣服,他探出双手,身体前倾单腿下跪,两臂绕过女尸高耸的乳房,去拉扯女尸身上的衣服。同时,他也闻到了浓重的血腥味,双手也粘粘的。他的鼻子离创口太近了,进入他眼敛的是两排阴森的枪孔。兴奋已使他忘记了这一切的恐怖。

他用了两次力可衣服还是没有被他从裙子里面拽出来,正纳闷时只听芳芳说:「你啊!只会读书了,你自己看!」

孙强被芳芳说的话定在了那里,用充满疑问地眼神看着芳芳,只见芳芳用指尖拎起了女尸的裙裾并用脚尖把女尸的一条腿向外侧踢开。这样女尸饱满的阴阜完全暴露出来,「你自己看啊!」

孙强先是被芳芳的动作振住了,继尔取而代之的是雄的勃发,几乎是两眼流火,眼神一下就定在了女尸那饱满的阴阜上,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咽了一下口水,隔着深蓝色的裤袜可以看到里面的深色内裤,本来就已饱满的阴阜在隐隐闪光的裤袜衬托下显得更为突出。把孙强看得额上的青筋爆出呆呆矗在了那里。
「你看哪呢?再拉她衣服你看看啊!」芳芳看着他的神情不由愠怒道。
「……哦……好的。」孙强机械的拉了女尸衣服一下,发现随着他的动作女尸的内裤也向一边紧了一下。

「……哦……原来是连体服。」他看看芳芳红着脸说,当他回过神来用鼻子嗅了下周围的空气不由道:「怎么有股什么味道?」

「血腥味啊!」

「不是,除了血腥味还有其他味道?」

「哦,可能是尿骚味,恩,是有,她尿失禁了!」

「啊?尿失禁?」

「不懂吧,死人尿失禁很正常呀!你怎么这也不知道啊!」

「哦~ ……」孙强的兴奋这时已到极点,他可以感觉到自己的那里已经是硬硬的了,自己也真想动手摸摸女尸的阴部已证实芳芳的说法,可芳芳已经放下了女尸的裙裾。毕竟她也是女人她不说自己无法动手。此时的孙强对余红和娇娇已不是怨恨了,取代的是感激。不过他还想如果屋里这3个女人被打死他非好好整整她们不可,你们死了我看谁厉害!

「知道怎么脱连体衣服吗?」

孙强被芳芳一说回过神来答道:「不知道啊!怎


么脱啊?」

只见芳芳操起女尸的一条腿从尸体长统靴外侧抽出一把军刺递给孙强说:「两个方法,要不用军刺划开衣服拿要不把她抱起拉练在身后,随你!」

接过军刺孙强想:这个屋里这么多人,自己现在难受死又不能怎样,要再慢慢来脱衣服什么的这不是自己难为自己吗!不怕以后没机会!想到这孙强也不犹豫了,拿了军刺划开女尸胸前的玻璃莎割断吊绳取下了身份牌交给芳芳。

「好的,给我军刺。」孙强听话的把军刺交还给芳芳,只见她割断了挂在尸体武装带上杂务包的皮扣,取下杂务包倒空里面物品把身份牌放了进去。

把包递给孙强站起身说:「好了尸体处理完毕,不过你还可以看看你有什么感兴趣的东西要拿。嘻嘻!」

说完看了看脸朝内一直沉没不语的王占骏,她知道外面枪声不停或者芯片不到手他是不会顺心的。于是瞥下呆呆的孙强去帮余红她们去了。

撇下孙强,芳芳急转回屋门口。细听屋外已是枪声密集,尖嚎声是此起彼伏。
待近门边只见余红和娇娇已是分左右伏身在门的两侧,或向外与敌对射或用从女尸身上得到的耳麦与仓库外的女兵联系来组织围堵。门外也不时射来密集的枪弹,打得屋子的门框、地面和屋里的桌椅都溅起一连串火花和碎屑,随即升腾起的青烟夹杂着浓浓的硝烟味向屋子的四周扑开去。

「无能!几个毛贼就这么难对付吗?!……还猫在屋里干吗啊!啊!……不得芯片你们全部不用回来见我!」屋子一角的王占骏终于沉不住气了。他向屋里的女将们下了死命令。

「是!」军人的本能使她们唯命是从。

「让外面用车顶住出口,我们3个一起向外冲」芳芳边拔出绑在大腿内侧的手枪边计划道:「她们几个人殿后啊?」

「外面象是有4人对付我们,已被打死一个!」娇娇答道,余红则用耳麦向手下布置任务。

「好……强哥!……」听完情况芳芳向孙强喊道:「把女尸的靴子脱下给我,快!」

「哦!」孙强不敢怠慢,他跨到尸体脚侧抓起女尸的脚拉开长统靴的拉练腿下了靴子,与此同时一股混合着皮革味和丝袜面料味的淡淡的女人特有的脚臭味扑鼻而来,使孙强再一次感到兴奋。

「还没好啊!快点啊!」芳芳的一声催促使孙强无暇多想。

「哦!好了!这就来」他机械且迅速地扔开女尸的一只丝袜臭脚再抓起另一只脚扒下了另外一只靴子。旋即拎着2只长统靴来到门边交给芳芳。

「余红给他枪,」芳芳边让余红把死女兵的美制冲锋枪给孙强,边命令道:「过会我们3个冲出去,你掩护我们!……枪会用吗?……拉枪栓,瞄准扣扳机就行了。」

芳芳边说边示范给孙强看,接着向大家说了自己的进攻策略。最后各自准备一番。芳芳扯碎了自己的礼服裙裾,长裙变成了短裙露出秀腿,活动了一下手脚问道:「准备好了吗?!」

「好了!」

「我说,冲!大家看准目标冲啊!各自小心啊!」

「是!」

看来芳芳她们已横下心来了,这场生死搏杀是在所难免了。那么屋外的情况又到底如何呢?

原来方天虎早在退出屋子时就开始布置了。他认为王占骏是不会就这么轻易让她们走的,因为芯片的有无直接影响以后的战事成败,加之王占骏本身也非生意场上的人他是不管什么规矩不规矩的。所以方天虎边退出屋子边向手下安排脱身之计。

「丽,通知小虎门口接应,你负责后面!」退出屋子后方天虎边走边小声对杨丽说道。然后环视众人压低嗓门说:「准备武器,戒备!」

「恩。」走在最后的是2名女保镖,她们打开了微型冲锋枪的保险并不时侧身注意身后情况;队伍最前的是杨丽和1位穿制服的MM罗秀娟,杨丽边用耳麦小声通知小虎边警惕观察站岗女兵的动静,罗秀娟则悄悄把别在外衣里的小手枪掏了出来握在手上巧妙的利用衣袖盖住,两眼时刻留神队伍前的任何变化;在中间的方天虎和拎电脑的钱婷也没闲着,钱婷一样握枪在手精神高度集中,方天虎则一面指挥一面静侯变化他的大脑是高速运动。他很明白从屋子到仓库外只是短短的一段路,但这每一步却都充满了危险。

当队伍刚移动到2楼楼梯口女兵站的位子时,身后响起了屋门口女兵吆喝「站住!」的声音。负责断后的2名女保镖果断开枪两梭子子弹击毙了吆喝的女兵。一时间队伍中每个人都迅速反应应对变化。

几乎与女保镖开枪的同时方天虎已用双手把楼梯口立正行礼还不知怎么回事的女兵顶在了墙上,只见他一手死死卡住女兵白皙的脖子上一手紧紧抓住女兵柔嫩的下颚将女兵的头用力向上顶起,可怜女兵现在只能是超极限的仰着头军帽在墙体反作用力的摩擦下盖住了她大半个脸使得她什么也看不见,身子由于头颅受限也只能贴在墙上小范围的扭动,喉头发出无规律的干吼声和拼命想喘息的鼓噪声,两手本能的抓住方天虎的两手想把卡着她粉颈的「铁钳」扳开,两脚随着方天虎不断的加力已到了用脚尖掂着的地步了。

方天虎看着在自己两手间无助挣扎的感女兵,淡淡地淫笑道:「小姐,对不起了。」随即方天虎抓住女兵下颚的手用力快速向一侧一扭只听得一声清脆地「咔嚓」声,女兵的军帽自她的脸上滑落下来露出了一张红红且清秀的脸,可惜的是脸部已失去了所有表情


以后也不会再有任何表情了,因为她的脖子已被方天虎拧断了。

她的两手也随着脖子被拧断而慢慢松开从方天虎手背滑落下来,身子先是一怔,而后随着绷直的秀腿开始瘫软,整个身体扭捏着向方天虎软软地倒过来。方天虎慢慢松开两手,女尸倒在了方天虎怀里脸和乳房贴住他的身体慢慢向下滑去,当女尸滑过方天虎的小腹,方天虎下意识向后一让彻底放开两手,无了依靠的女兵尸体一下跌倒在地上,由于地面的反弹全身的死肉无规则的抖动了一下然后便两腿卷屈着散开两手后屈在高高隆起的臀部两侧,脸扭向一侧紧贴地面的趴在地上再也不动了。

楼上的枪声自然是惊动了楼下站岗的女兵。女兵一抬头正看见上面楼梯口两腿前后叉开业已举枪瞄准自己的罗秀娟,她赶紧慌慌张张地转身,准备抬枪射击,嘴里因惊慌「啊~~~ !」地叫了起来,手里的冲锋枪冒着火舌顺楼梯一路扫上去。

可这一切都已经是徒劳了,罗秀娟早就向她连发了数枪,子弹高速飞旋着洞穿了女兵的身体,只见那女兵怪声尖嚎着倒了下去。女兵倒下去时她两手高高举起,手上握着的冲锋枪仍漫无目的的乱扫,身体反挺头颅后仰军帽飘落,乳房高高突出,转身的惯使她旋转着向后仰倒下去,一条裹着兰色丝袜穿着黑色长统靴的健美秀腿也因身体的旋转而在空中划了一道优美弧线落下后撇向了一侧,另一条腿则弯曲着撇在另一侧。

由于旋转和那个抬腿使得她短裙上翻整个丝袜包裹的阴部完全暴露出来,真的是让人看了感觉即有几分感又带一丝淫荡。此时的女兵也没必要理会那么多了,因为四仰八叉躺在地上的她现在只有时不时抽搐一下的份了,死亡正一步一步向她逼近。

罗秀娟和杨丽在楼上看的真真切切,见女兵中弹还没倒地的时候两人就已经向下冲了,她们很清楚要是仓库门口若被对方占领那她们不仅成了瓮中之鳖,而且还要两面受敌。这样的被动局面她们当然不想让它发生。所以她们一见女兵身体失控了也就不管她是死是活快速冲下楼来抢占仓库门口有利地形了。

她们身后的方天虎在干掉楼上警卫后见杨丽和罗秀娟已然冲了下去,就对一直背靠着自己保护他身后的钱婷说:「走,快走!」然后对身后2名女保镖说:「你们先守住楼梯口!不要让屋里的人出来!」

「是!明白!」于是方天虎带着钱婷也迅速跟下了楼。

冲下楼的罗秀娟和杨丽马不停蹄直逼仓库门口,就在她们快接近门口时门外已闪进2名女兵,说时迟那时快杨丽借着往前跑的一股冲力飞起一脚把在内侧的女兵踢得几乎是离地飞向后侧的女兵,只听到「啊!呜呀!噢!噢!呕!呕!……」的怪嚎声,随着几声沉闷地「嘭!……嘭!……嘭!哐当哐当」声2名女兵被踢得撞在一起,后又弹向门框最后四脚朝天落在门的另侧里边。

杨丽看2人倒下顺势赶紧窜了过去,2名晕晕忽忽的女兵正交叠着躺在地上呻吟,杨丽一个单跪,一条腿的小腿正好压住倒在上面正捂着胸口叉着两腿辛苦喘息的女兵柔柔暖暖的阴阜上,膝盖死死抵住她软软的小腹,另一条腿叉开抵住女兵的一条大腿。

杨丽这个姿势也恰巧使得躺在最下面的女兵暂时不能动弹,因为她上面女兵的大屁股正压着她一侧的髋骨上,半个屁股还坐在她的阴阜上,自己一条大腿也被压着迫在身上女兵外侧,枪和一条手臂更是被压在了另一女兵的身下,加之先前的碰撞使她在下面已经很难受了,现在杨丽的出现和这么一压,使她心里异常紧张不算身上还几乎多出一人的重量禁不住狂叫道:「啊~ 呦~~~ !你快起来啊!
啊~~~ !……让我起来!……啊~ 呦!……压死了!……啊!……」
可不管她怎么吼,在下面怎么挣扎扭动就是脱不了身,身上的女兵被杨丽这一脚可能踢断了肋骨只知道闭着眼哭尚着脸捂着胸口一个劲哼哼,而杨丽被下面的女兵这么一动压在她们身上的腿就愈发用了劲,跟随着最下面女兵的扭动,一面用膝盖拼命抵住上面女兵小腹,一面伸出一手扼住上面女兵的脖子另一手捏紧了拳头高高举起。

压在最下的女兵看到杨丽的动作,急得是瞪大了眼睛「啊!啊!啊!」地尖叫,她在下面只能用一只没被压着的手一会儿拼命推蹭身上的女兵一会儿抓打杨丽扼女兵脖子的手,甚至于用她的那条比较自由的长腿想抬起来踹杨丽,可自己腿被上面女兵的腿隔在外侧扒得太开了一直都没法使上。

只能是眼看着杨丽狠狠给她身上的女兵一拳,杨丽这一拳正中女兵左乳房,老伤未愈新痛又来,痛得那女兵「哇……」地直叫,全身一下肌肉紧绷,两条腿乱蹬,阴部一下射出一股滚烫的尿液,打湿了自己的底裤和裤袜不算还一下浇湿了杨丽牛仔裤的裤腿淋到了底下女兵的裙裾和大腿上。

她这么一动可苦了下面那女兵,她本来就被压得受不了了再这么一刺激,「啊呦……啊……」地一声大叫,她那条长腿本能地夹住上面女兵一条乱蹬的腿而随之摇摆,一只手使劲抓住杨丽扼女兵脖子的手,双目紧闭张大的嘴仍在啊啊地叫着,此刻她的下身也憋不住流淌出了骚骚的尿液和着上面女兵尿液漫湿了内裤、裤袜和短裙,并且上面那女兵动的越厉害下面的她尿液也出来的越多是憋也憋不住。一时间弄得尿骚味连连。




「丽姐!快啊!……我快顶不住了」罗秀娟催促道。

两个女兵的叫声、动作和周围的枪声加之罗秀娟的催促使得杨丽愈发想快点解决她们,于是她迅速收回拳头准备再给她一拳,可那女兵突然一下绷直了身子,口中「哇」的一口鲜血喷出。随后两手软软的从自己身上滑落两侧,两腿也软软地叉开,自裆部再一次冒出烫烫的液体,最后头一歪眼一闭死了。

杨丽见上面女兵已死,便收起拳头欠起身,准备撸开上面死尸好对付下面仍闭眼尖叫的女兵。于是她松开扼女兵脖子手的同时一个反剪动作,把一直抓着她手腕的下面女兵的手压在地上。

身子顺势离开女尸扑向女兵,一直隔住女兵腿的那条腿也一下跨过女尸压在了下面女兵小腹一侧,这一压可要了那女兵的命了,她「哇!啊!……」的一声叫起来,头也一下抬了起来,眼睛瞪得老大,夹着女尸大腿的那条腿放开女尸一下圈在了杨丽腰际,一股尿从阴部急射而出,滚滚烫的尿液直射女尸大腿上,好在女尸是不会计较那么多了。

女兵想坐起来可无奈一条手臂被杨丽压着另一侧身子被女尸压住,女尸随她仰头颅的动作颤动了一下。

杨丽也不敢怠慢看她要坐起来,骂道:「死女人!我让你叫!」顺势在她下颌处给了她一拳,那女兵头一歪眼一翻,「呜……」的一声又倒了下去,圈着杨丽的那条大腿也自杨丽腰间慢慢滑了下去。

杨丽见她一下晕厥也就想扒开女尸调整一下姿势。当她欠身拨女尸腿时才注意到女尸和女兵的裆部、大腿都湿湿的连自己裤腿都湿了,再一闻是呛鼻的尿骚味,不禁自语「妈妈的,尿都打出来啦,怎么还弄湿了我裤子!真恶心!」想想大概由于刚才打得太紧张自己还没注意到。

再一想女兵还未解决就先不管这些了。于是她继续用一只手去抬女尸的腿想把女尸移开,这时她发现了插在女尸长统靴外侧的军刺,暗喜自己也不用再费劲移女尸了,遂扔了女尸的大腿从她的长统靴边抽出军刺,凑近女兵头部,一军刺下去就割断了女兵的气管,自己也赶紧让开免得血溅了一身。

女兵受那一刀,巨痛使她一下清醒过来,想叫已是出不了声了,睁开了抬不起头,只有鲜血象喷泉一样从颈部不断涌出来,女兵一只手被女尸压着所以也只能用一只手无意识的在拼命捂着创口,想把血止住,可想而知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鲜血还是从她的指缝处不断向外涌,她的手上,手臂上,胸前,脸上,周围地上,甚至于脸侧的女尸上都有自她颈脖处喷出来的血,她的也随着急促的喘息急剧的起伏,腰部不住的扭着,两条大腿不停的踢蹬着,只是压在女尸下面的腿划拉不开,弄得身上女尸的死肉也随着她的节奏不停地颤抖着。尤其是女尸的乳房和双手抖得尤为剧烈。

少时杨丽见女兵的挣扎稍缓血也不怎么狂喷了,也不等她死先用军刺割了女尸的冲锋枪肩带取了枪,冲一直在门口伏击的罗秀娟和业已赶来的方天虎和钱婷,嚷道:「用这个,接枪!」就把枪自地上推了过去,自己再回身割了还再抽搐的女兵的枪带自女尸身下用力抽出冲锋枪,然后再逐个取了女尸和女兵武装带上的弹夹,站起身扔了军刺随意给了那已频临死亡在做最后抽抽的女兵大腿一脚。嗔言道:「再叫啊!再尿啊!」已无声息的女兵只是大腿被踢得弯曲着扒开来再也不能自己并回去了,除此女兵已无其他回应了。

杨丽杀了2女兵后端着枪返身来到方天虎一伙身边。方天虎他们此时正于门外的女兵处于相持阶段,女兵们冲不进来他们也冲不出去。从门外也不断有子弹呼啸而入,杨丽斜眼往外一瞄,门口和门外已躺着好几具被打死女兵的尸体。没想到自己在与冲进来的女兵搏杀时这里也打的好不热闹。

看到杨丽过来方天虎对她说:「我们得尽快冲出去,你快通知小虎他们,尽量向我们靠拢,接应我们。」然后用手指了指钱婷和罗秀娟继续说道:「我带她们和东西先走。」再又指了指楼上的女保镖说:「你去帮她们压住后面,我冲出去后呼你,你再赶快出来汇合,明白吗?」

「明白!」杨丽应声道,随后用耳麦告知小虎计划,再把枪交给了方天虎,一个地滚去了另一侧帮女保镖了。

方天虎接了枪向外扫了一梭子,不一会儿一排排子弹就向门口狂泻过来,打得碎屑乱飞火星四窜。一看这架势知道对方火力不小。于是招呼两女郎小心。想了一下又对钱婷说:「电脑我来拎,你用冲锋枪。」

「好!……娟给我钥匙。」钱婷接了钥匙打开手铐,把电脑交给了方天虎,自己则接了冲锋枪。

「你们俩负责两侧,我对付中间,跟着我,明白吗?」

「恩!明白!」2人点点头。各自准备,换了弹夹活动了一下手脚……
方天虎则一手提电脑一手握着手枪准备向外冲。突然,他听见外面象炸开了锅,枪声一下响成一片。他小心翼翼地向外望了一下,原来,是有辆车向仓库门这边冲过来,车灯照处见女兵中弹后挥舞双臂踉跄倒地,倒地后双脚还举得老高。
方天虎心里一乐,想是小虎开车冲过来了。由于女兵用2辆面包车封锁了门口所以车是无法直开门边的,自己现在只有一起向外冲了。

「你们好了吗?」缩回头的方天虎对2女郎说。

「好了」

「跟着我冲!」

「好」

「走!」

一下窜出


去的方天虎就地一滚,身后紧跟着一穿子弹打了过来。原来外面的女兵早就分做两半,一半对付他们一半对付艾小虎,只是现在被小虎开车一冲乱了阵脚,但她们仍然有人把守库门。

方天虎这一冲被几个反应快的女兵发现,她们自然是盯着他打。这时紧跟他身后着职业装的钱婷和罗秀娟杀了出来,她们一左一右杀出,向已暴露的火力点开火。最先中弹的是分别躲在2辆呈「八」字状封锁仓库门口的在面包车后侧蹲踞着向方天虎射击的2个女兵,由于她们注意力都集中在方天虎身上,来不及应对后冲出的2个女郎,也就纷纷饮弹。

那左后侧车后的女兵正集中精力瞄着方天虎射击,2女郎的突然闪现使她措手不及,刚想掉转枪口,可对方的子弹已经钻进了自己的胸腔、腰部和臀部,一下子鲜血就涌了出来。她下意识的用自己的手去捂身侧的伤口,可从自己的右乳房、腰到右屁股侧全是被子弹打得血淋淋的弹孔,捂哪都不成。

受了子弹的女兵身子一阵激灵,丢了枪双手胡乱捂着伤口哼哼着侧歪下去。那右后侧车后的女兵与左侧的女兵几乎同时中弹,不同的是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被身后侧的女郎打死的。

女兵被射进她左侧头颅的子弹弄得身子一下挺起,但人没站起来手没举起来。这样她的胸脯就一下冲了出来,事有凑巧本来滑过她身前的子弹现在正好被她的胸脯候着,胸侧蹦起一朵血花,全身一振。连哼都没哼一声就翻着白眼侧歪向面包车后门。

头侧伤口涌出的血液和脑浆随着她脑袋后仰、斜歪、倒下……等一系列动作在空中划过忽上忽下忽左忽右的优美弧线后淋落在女兵的身上和周遍的尸体物件及地上。

女兵的尸体没有倒在地上,而是斜靠在车后,两腿还在一抽一抽的踢蹬着,手里仍旧握着枪耷拉在身体两侧,军帽几乎是被头颅压在车后门上吊在那里,只见浓稠的鲜血和脑浆从她脑侧的弹孔处依然向外流淌着,流过娟秀的脸颊,流过白皙的长颈再分开几路,一路流进了扎到脖颈处的衣领里,再顺着光滑肌肤汇聚于深深的乳沟上,最后再慢慢浸透紧身衣向腹下渗去。

一路沿紧身衣边襟流淌,鲜亮的血液慢慢流过肩凹,经乳边的缓冲再一下流向腋下流向手臂,一下又停在了兰色丝绒吊指长手套的上缘,逐渐地向四周化开;再有一路就是沿颈项在深兰色紧身衣的胸前薄莎里一边化着一边向内侧的那个乳房和手臂蔓延过去。就这样她被定格在车后直到没有一丝动静,但透过伤口的鲜血却还不甘心的流着。

虽说从仓库冲出的方天虎一伙已打死了2名女兵,但这并没有使他们摆脱危险,相反却引来了更多女兵的还击。本来在门口2辆面包车里负责阻击他们的女兵看他们都冲了出来,一边更疯狂的射击一边急急地叫道:「快来帮我们,……她们冲出来了!」

「给我先顶住!不要让他们跑了!打死他们!」车里的女兵小头目命令道。
「是!我们需要增援!」

「4号车!4号车!……压过来!」小头目用耳麦命令边上那部车增援。
「是!我们看到了!马上就过来!」4号车应声道。

「一定给我顶住!都给我上!」楼上余红听道消息后进一步下命令。

「是!」

「你们3个对付小车,你们过来挡后面!」小头目对车里阻击小虎的女兵命令道。

「3号车负责攻击后面,留一小队对付小车!快!」小头目继续安排道。
女兵们很快重新调整了部署。而方天虎一伙却没时间调整了,他们有的只是运气和胆量了,因为虽然女兵们在调整但对他们的攻击却一刻也没停过,人虽是出了仓库但危险并为减少,现在只好是疲于应对随机应变了。

方天虎就地几个滚避开了先发觉他的女兵的攻击,同时也看清了多个攻击点。
后来钱婷和罗秀娟的及时出击为他赢得了片刻喘息。作为一个优秀杀手自然不会错过这难得的一瞬。在自己身体仍在地上滚动中抓住时机,向门侧墙边的2个女兵抬手就是几枪。

那2个女兵本来任务是从侧翼进行包抄。她们2个猫着腰一前一后沿着墙在慢慢向仓库门口接近,后面的女兵负责掩护和监视动静,前面的是攻击占领门口。她们从4号车下来逐渐靠近门口,行进中还算顺利就是时不时会遇上尸体挡路,且越接近门边尸体也就越多,此刻挡在她们面前的是4具被打死的同伴尸体。
她们是第一批从侧翼包抄的女兵,枪战打响时还生龙活虎,被班长命令她们冲锋时一个个还劲头十足,动作麻利的靠着墙边射击边冲锋,完全是按照日常训练的方法攻击前进的,可如今却都是横七竖八躺在冰冷的地上,成了阻挡后队前进的尸体了。

由于是晚上,借着隐隐火光前面的女兵只是粗略判断了一下尸体情况,她身子贴着墙先用脚轻轻地踢了一下离自己最近的一具尸体,没有任何反应,心想一定被打死了吧,女兵进一步蹲下身子,一面警惕前面情况,一面一手握枪,探出另一手想摸摸尸体,看看同伴到底是受伤还是死了,这样做可帮助自己做决定,尽可能快的清理障碍。尸体上因为丝袜和长统靴的微微反光,女兵又快又准确的摸到了地上女尸的小腿窝,人蹲低了自然也能看清楚了一点。

她看到被打死的女兵头冲门的方向趴在那,屁股微微撅起。手摸在女尸腿上能感觉到一丝余温,心想她碰不准还活


着吧?带着一丝希望女兵顺着女尸的丝袜大腿的后内侧向臀部摸去,通常女受到这样的刺激身体会有所反应,然而女尸却依然保持原来的样子一动不动任由女兵的手在她敏感的大腿部游走。

「噢,死了!……死了!……腿长得倒不错!……。」女兵失望的低声自语。
「怎么了?……你在干吗啊?」身后的同伴看着她不解的问她。

「没什么!……她身材不错,可惜死了!」

「是吗?……我们要小心点!死了再好看也没用了。」后面的女兵不由得感到紧张。

「你注意戒备!我要把她们移开点。」

「好的!你也小心点啊。」

「恩!」

于是女兵蹲着身子将自己的一只脚向前移了移,这样她的脚就正好嵌在女尸的大腿根外侧和墙的之间,身体重心也正好落在只脚上,另一条腿自然弯曲跨在了一边形成了弓步状。一只手压在女尸臀部向前侦察了一番。

跟在身后的女兵也警惕的观察着仓库门口的动静,当她回神看到前面女兵撇在身后的大腿,再看看地上女尸的大腿后,不由道:「姐姐,你的腿长得也不错啊!」

「什么不错?!你发骚啊!叫你戒备你看哪啊?」前面女兵回头小声嗔骂,而后不由得缩了一下撇在身侧的腿继续说道:「这不是练习,弄不好要死人的,不想和她们一样你就认真点好吗?」

「哦!知道了!」女兵委屈的撅着嘴道:「你的腿真的美呀!再说也是你先提腿的呀!」

「好!好!你喜欢以后和你玩,让你摸好吗?」前面女兵无可奈何说道:「现在真的要小心!」

「嘻嘻!姐姐真好,我现在就想摸一下,就一下!」女兵看摩擦化解就进一步撒娇道。跟着蹲下身子凑过去,伸出一只手在前面女兵撇开的腿上摸了一把,使女兵不由自主的一阵激灵挺了挺身子。摸完女兵后站起身继续撒娇道:「真好!我戒备了!不过姐姐你可随便摸我呀!?」

「你现在好好戒备了!不要让我摸你的尸体就可以了,嘻嘻!小骚货!」说完女兵继续先前的工作。

「我尸体也能迷死人不是更好啊!嘻嘻。」另一女兵顶道。

其实女兵被同伴这么一摸身体是有所反应的,加之同伴活生生的丝袜美腿又在自己眼前晃动难免使自己想入非非,暂时的忘却了战争的危险。随即一股暖流涌向自己下身。而当看到地上的死尸时她很快又从这虚幻的快感中回到了现实。
「好,你来看看这,看你还嘴硬!」女兵把枪放在一边,一手搭在同伴尸体的大腿处一手伸到同伴尸体的胸腹部,两手一用力把尸体翻转过来对另一女兵继续说道:「小骚货蹲下来看看啊!」

呈现在女兵面前的是3具交叠在一起的同伴尸体。

最上面一具尸体就是刚被翻转过来的,她现在的肢势有些别扭。头歪向一侧仍枕在最底下女尸的下腹处,一手横着耷拉在自己颈项处,另一只手还被压在身下,腹部被底下的尸体垫着反拱起来,两条大腿微微张开平平放在地上。

她双目紧闭,口稍许张着,头发散乱开来,军帽已不知去向,冲锋枪一头顶在最底下女兵的一个乳房上,一端架在另一女尸的素肩与颈项的交界处。女尸从腑躺变为仰卧就可知道她是胸腹饮弹而亡,2枪打在正胸前,1枪射到了左乳房估计心脏被命中了。

先前看她撅着屁股趴着原来是阴阜和腹部各压在了另两具尸体的头部。可见她是最后毙命的。

第二具尸体背贴着墙侧躺在最底下女尸的胸腹处盖住了底下女尸的半个身子。
她的头靠在底下女尸的一个乳房的上部,瞪着眼张着嘴,那感觉象是要把这坚挺的乳房一口吞下。她的军帽已滑落下来被压在了头侧,一头青丝松松散散蓬落下来。露着长长的细嫩颈部。颈端架着上面女尸留下的冲锋枪枪管。

两手并拢捂向小腹部,上面一条腿弯曲着蜷向腹前下面的腿几乎是直直的向后伸展,由于是着短裙正好使她紧紧包在丝袜里的丰满臀部的优美弧线暴露无遗,那肢势就象是使劲撇开腿迈着大步。可以想象得到她是腹部中弹,临死前经历过一番挣扎,扭曲的身体表明子弹对她的刺激不轻。

她的枪没有被发现可能是只顾着捂伤口早就给扔了。完美的在两个手臂的向内挤压下使两个乳房挤作了一团,透过薄薄的莎可以很轻松地看到里面深深的乳沟,那形态在感的制服映衬下显得格外的撩人,就是女人见了也难免想入非非。可惜的是她现在的确是一具毫无生命症候的死尸了。

最下面的女尸承受了身上两具尸体的蹂躏已是惨相连连。她是这3个中第1个中弹的,中弹后向后仰面倒下,头冲墙,身子与墙呈小角度向外躺在地上,估计冲锋时站在了最外侧最容易被命中的位子上了。

一只手被压在中间这具女尸的身下,另一只手和整个的脸部由于被埋在了最上面这具女尸的小腹下,以至于手、手臂上、嘴里和整个的脸部都沾上了死后倒在她身上的女兵的尿液,尤其是嘴里那尿液还不断向外流淌着。

军帽被压扁了斜在头上。枪扔飞了,一个乳房被枪托抵着歪向一边,前胸又是中枪留下的一个血淋淋的弹孔,胸腹部的衣服上是血迹斑斑,不知是自己的还是身上女尸的。倒下时裙子已翻了起来弄得是春光外泄,自己已是没有能力维护尊容了。

好在上面女尸的头颅正好落于小腹借以遮羞。两条腿屈曲叉开借由丝袜和长统靴勾勒出的线


条还算感修长,只是那姿势有点象在卖弄风骚。或许是最后徒劳吧,已无任何意义。

在这3具尸体不远处还躺着一个被打死的女兵,能够看得见的是死去女兵的一条穿着靴子的小腿部,她是屈着一条腿躺在墙角的,在黑暗中只有凭借那条泛光的皮靴才判断出她死去的位子所在,其余的情况就不知道了,看那样子反正是死了的多数。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