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魔兒江湖第一集第一章魔仙大戰上

在遠古時代,天地之間並沒有人類的存在,只有魔族和仙族的存在。魔族由

一代魔神蕭浩星所統治,而仙族由一名神秘女子所統領,那位神秘女子叫李婞月。

那時魔族和仙族並沒有戰爭,而且互相友好;但在幾十年的時間中,魔界大

地的一座山插入了仙族的領域——天空。而有很多的魔族想從這座山登入仙界,

獲取仙界之中的修煉奧秘。

魔族的欲望讓李婞月知道如果不阻止,就會有一場災難. 所以便有了「女媧

造人」的事情,讓人類在魔界大地上阻止魔族的欲望,所以掀起了一場場人魔大

戰。

在這昏暗的大地上,雖然人擁有神的意識,但是在這大地上無法阻止魔族的

行為,不過也處於不敗之地。由於人的出現和阻止,造成魔族損失嚴重,所以一

場無可避滿的魔仙大戰一觸即發,世界的面貌將會改變在那一天,天地昏暗,大

地沙塵滾滾. 正是魔族與仙族大戰中的場面,不過雙方的統領都不在抈;而是

在那「禍根」——魔山,進行最後的談判,也是決定這場戰爭的勝負。

在那座魔山的山頂上,綠草如茵。有兩棵樹屹立在山的兩旁,而雲層下面的

部分都是光禿禿的,並非像山頂那樣。一位身材苗條的女人站立在雲層之上,隱

隱約約可以看出那粉紅的肚兜無法遮蓋她那豐滿的玉乳,那玉臀更加的圓,更加

的突出。如果不是她那白色的飄紗,掩蓋著她的驚人魅力,可能所有人都給她吸

引。

雖然她的臉上蓋著白紗,但她深邃的眼神,為她的面貌添加了一絲的神秘色

彩,更讓人充滿了幻想,這正是李婞月。在她對面站立在高山之上的英俊男子,

他身穿黑色的長袍,使他的男性魅力增加,女人看上一眼都會愛上他不願意離開,

這就是蕭浩星。

「蕭浩星,請帶著你的魔族,走吧!」李婞月大聲的喊道。

「你知道這是不可能的,我們魔族不像你們仙族那樣,服從命令;就算我答

應,他們也不會走的。」蕭浩星恭恭敬敬地說道。

「我們唯有做一次生死之戰了!」李婞月拔起手中的寶劍沖向蕭浩星。

「那好吧!」蕭浩星手中多了一把劍,迎上李婞月的一劍。

「當」的一聲,兩把寶劍發生了碰撞。

蕭浩星向後一躍,一個掌風打向李婞月;這個掌風中有一絲的魔氣,這正是

蕭浩星的熟手的魔術「魔風之利」。李婞月看見這掌風來時,用劍向掌風劃了一

劍;這時,看起來掌風被李婞月的劍氣所破,但並非這樣;掌風接觸到劍氣時一

分為二,從左右兩邊向李婞月打去。

就在掌風就快接觸到李婞月,有一塊冰覆蓋到李婞月的身上,像一個繭子那

樣包裹住了她;掌風碰上了冰塊,雖然無法打破,但也留下了一道裂痕。蕭浩星

落地站穩之後,露出一絲微笑,「玄冰之甲,果然名不虛傳;連我的掌風也打不

破。想不到你的仙力那麼厲害,在下佩服。」

突然傳來一聲「破」,玄冰之甲爆開了;有數百塊小玄冰,向蕭浩星襲來。

蕭浩星面對著這場面鎮定自若,運用疾步的迅速,穿過這些玄冰;但也不小

心給一塊玄冰劃傷了,寒氣開始侵入蕭浩星的經脈,就算是蕭浩星這樣的高手也

要小小的時間,來把寒氣驅出體外。李婞月則臉上有了一絲的笑意,向後躍了一

步,便說:「將魔風之利運用到這樣的程度,一分為二,而且還讓玄冰之甲留下

了裂痕,真是厲害。」

蕭浩星笑了笑,望著剛剛破冰而出的美人,才發現她的魅力是如此的吸引人,

眼睛呆呆的盯著她,給她的魅力所迷住了;但是自己的魅力也是不少,很快就醒

來了,就感歎道:「仙子魅力可謂驚天地,連我也看得入了迷。」

李婞月「哼」的一聲,念了一段口訣,「移形換影。」

李婞月身後出現了六個與她一樣的人影,圍著蕭浩星之後向他沖去。只見蕭

浩星站立在那,並沒有動的意思;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然後用劍砍向背後的人影。

只聽「當」的一聲,兩把寶劍又一次發生碰撞。

李婞月迅速的往後退,臉上露出不解的意思,「為何你會找到我的真身,我

應該練到毫無破綻了。」

「很容易的,以仙女的獨特的體香,聞聞就知道誰是真身。」蕭浩星放下手

中的劍笑道。

「想不到我自己成為了這術的破綻,你也不用得意,看我的仙女散花。」李

婞月背後出現以仙力為基礎的花瓣雨,朝著蕭浩星的方向飛去,而且威力和密度

還比玄冰雨還要厲害;普通人一碰到這花瓣,連渣也不見了,就算法力高強的人

也會受到重傷。

而蕭浩星面對著這花瓣雨,毫無畏懼,口中念了一段口訣,大喊道:「魔氣

玄牆。」

一堵牆壁從地拔起,而且還圍繞了一絲魔氣;當花瓣雨就快碰上那牆時,牆

壁的中間突然出現一個黑洞,把那花瓣雨都給它吞噬了。

突然,牆壁裂開了,化成沙子被風吹去了,而黑洞則飛向蕭浩星,沒入了他

的體內,臉上帶著一絲笑容,「多謝仙女的款待,我感覺好多了;來看我的『地

動』。」

地面開始劇烈地震動著,危機逼近的她迅速地加快真氣的運輸,跳了起來。

「砰」的一聲,有無數條的劍形光柱破土而出。

在空中的李婞月看見,整個山頂飛出了許多條像這樣的光劍;她拿起手中的

劍一劃,數丈的劍氣打出,地面上的光劍被清除了一半。

正當李星月緩緩地降落地面時,蕭浩星臉上露出奇怪的笑容,雙掌合十,

「你這樣小看我,你會吃虧的;二度再生!」

李婞月看到此情形,再次運用真氣;當她的玉足接觸到地面時,就飛起了十

丈多高。不過,因為兩次大量運用了真氣,筋脈有所受損,速度降低,所以躲避

不及,給光劍所劃傷了手臂。衣服也給劃破了幾處,露出了雪白的玉乳;頓時,

讓蕭浩星看得入迷,差點就迷失自我。

李婞月按住手臂上的傷口,運功把傷口上的血給止住了。當她看見蕭浩星用

那好色的目光盯著自己時,臉不由紅了起來;立刻用手遮住露出的春光,對蕭浩

星責厙:「不要用那種目光看著我,不然我挖你的眼睛出來。」

蕭浩星聽到李婞月對自己的責,迷失的自我恢復了。

臉上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你是不是覺得全身發熱,有一種按耐不住的感

覺呀!」

她的發現真氣有一絲怪異的感覺,下身也有些火熱,她的臉不禁掛上了紅暈,

又一種想要的衝動;李婞月運氣心法強行把這種感覺壓制下去,向蕭浩星大聲問

道,「你到底做了些什麼?」

蕭浩星依然笑著,「我可沒有做下春藥的事情。」

這是,李婞月更加憤怒了,向蕭浩星呵責:「那我為什麼會中媚毒的?」

只見蕭浩星指著那些還未消散的光劍,「可能二度再生讓它變異吧!變成含

有樂極散媚毒的武器。」

「你……」李婞月用手指指著蕭浩星,看起來很憤怒的樣子。

蕭浩星像個君子那樣,把雙手放在背後,「不要生氣,生氣會加快血液的迴

圈,令你更快的迷失心智;一旦迷失了心智,一個時辰之內得不到 解藥 ,就

會變成離不開男人的花癡;雖然這種毒可以用功逼出來,但不能給別人打擾,不

然會立刻迷失心智,你會怎樣做呢?」

蕭浩星看了看旁邊的草堆,「你再不出來,我就讓她立刻迷失心智。」

一個美人從草堆中跳了出來,面對著蕭浩星。

這個美人的容貌美麗極了,尤其那對充滿魅力的眼睛,看一眼就可以勾走男

人的魂魄。雖然胸部沒有李婞月的大,臀部沒有李婞月的突出,但她站在李婞月

的旁邊,就像一對姐妹花,讓人想去擁有她們,征服她們。

「杏兒,你怎麼會在這,趕快回去你不是他的對手的。」李婞月驚訝地看

著這個人。

湘杏兒並沒有聽從,只是手中拿著一張符扔向李婞月;頓時,有一個力光罩

罩住了李婞月,接著拔出腰中的劍。

「師姐,我知道我打不贏;但現在這個情況,我不出手是不行的,如果我被

他殺死了,他也一時半會解不了這力光罩的,你趕快念靜心咒,驅除體內的媚毒!」

蕭浩星只是站在那,笑著看著她持著劍沖來。當湘杏兒驚喜自己的劍插入他

的體內,不過,那只是一個幻影;真正的那個已經出現在她的背後。

正當蕭浩星一掌拍向她的背時,她好像感知的那樣,轉身用劍一擋;蕭浩星

被衝擊波彈開了數丈之遠,雖然湘杏兒用劍擋了那一掌,但也受了不輕的內傷,

吐了一口血,把劍插在地上,支撐著身體. 待蕭浩星站穩後,向湘杏兒笑道:

「以你這樣的實力是無法傷害我的,回去吧!不然,讓你受到淩辱。」只聽湘杏

兒「哼」的一聲,拔出地的劍再一次沖向蕭浩星;這時,她運用起仙家獨特的

劍法——善清劍法。

可惜蕭浩星早已察覺到她的劍路所有變化,知道她要使用的劍路。蕭浩星的

兩個手指頭顯現出詭異的藍光,鼓足真氣向湘杏兒接近;只見蕭浩星躲過眼前的

那一劍,接著用那發著藍光的兩個手指,夾住了湘杏兒玉峰的乳頭. 「你這色魔,

幹什麼……唔……」湘杏兒頓時覺得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像電流一樣從那乳頭

向全身傳播;身體為之一震,忍不住呻吟了一聲。

真氣已經在體內亂撞,下身發熱,雙腿緊緊地夾在一起,像是有什麼東西要

出來。當蕭浩星加大雙指的力度,湘杏兒想反抗,但身體已被這種感覺侵佔了,

呻吟聲也不知不覺地變大了,臉也變得紅彤彤的。

湘杏兒身體有些繃緊,「這是什麼……不行……我不要……唔……

在你這混蛋……面前……啊……失禁……」下身好像有一股熱流噴了出來,

不懂房事的她還以為自己尿出來,但這種羞恥混合舒服的感覺讓她無法自拔。

身體軟倒在了蕭浩星的懷抱,不停地喘著大氣享受這份這羞恥的快感。

蕭浩星看著湘杏兒這樣子,在她的耳邊細語道:「尿出來是不是很舒服呀!

想不到你的身體是這麼敏感的;我的摧花指只不過夾了幾下就尿了出來,而

且還有不少流到了腿上,真是一個下賤的仙女。要不要給你更舒服呢?」

這時,湘杏兒的臉更加紅了,她閉上了眼睛,把臉撲在蕭浩星的胸膛上,好

像很害羞的樣子,「我要……你死!」湘杏兒差點按照他誘導那樣,接受這羞恥

的意見。

接著蕭浩星把懷抱中的湘杏兒放在地下,冷笑道:「很好,那你再不走的話,

我就讓你真的一生難忘!」湘杏兒扭轉了臉,不敢直視著他,「你這個淫賊!我

是不會走的,你令我蒙羞,我一定要殺死你。」

蕭浩星聽了這句話,忍不笑了出來,「真是的,給你機會你還不走,我要讓

你知道控心術的厲害,永遠做我的傀儡。」只見蕭浩星把魔氣集中到手指上,在

湘杏兒身上點了幾個大穴,讓她無法動彈。

接著蕭浩星手指上的顏色開始出現變化了,變成幽藍色;這幽藍還散發出一

股熱氣,讓人感覺到無比的炎熱。當手指準備接觸到她的身體時,突然射來一道

白光,而蕭浩星卻不慌不忙地把藍光射向白光,兩道光撞在一起,發生了一個爆

炸。

一個人趁著爆炸來到了蕭浩星的身邊,連蕭浩星也倍感驚訝;只見地上的湘

杏兒不見了,而出現在遠處,蕭浩星感歎道:「看來你的實力也不差的啊!」

帶走湘杏兒的人,正是李婞月。

————————————————————————————

————————————————————————————